小说163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万万岁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泥石流不同于雪崩,面积没那么宽,只要及时躲开了就好,但是脚一旦沾到,不死也伤。

        宋彬碰到不少死里逃生的人,有的在为亲人的生死不明无助哭喊,有的瘫坐在地上,没有从这场灾难的震感跟残酷中脱离出来,还有的竟然在拿手机拍视频。

        宋彬从旁边的安全地带走,顺着泥石流的方向往上找,路都被破坏了,他不得不找路走,途径被摧毁的房屋,不断往南边那座大山的方向靠近。

        当宋彬在翻滚的泥沙里面发现汽车残骸的时候,他倒吸一口凉气,眼角一下一下的抽动。

        泥石滚下来,停在山脚下的车子会直接被那股冲力撕碎,那坐在车里的人呢?

        宋彬用手捂住脸,重重的呼吸,鼻腔里全是泥沙的腥味。

        王母娘娘没显灵,宋彬只能求玉皇大帝了,章亦诚大老远的跑这儿来,是为的他哥的病情,还带上了家属边维,他的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喘息声。

        “妈的!”

        救援队能快一点到吗?快一点。

        宋彬抖着手点根烟狠狠吸了两口,扯开嗓子大声喊:“边维——”

        另一头,抱着大树的边维咦了声:“好像有人在喊我。”

        上头抱着根粗树枝的灰猫无动于衷。

        边维深吸口气,拼了老命的大声呼喊:“章亦诚!宋彬!我在这里!救命啊!”

        嗓子里的血腥味往上冲,她咳了会儿,吐出混着泥沙的口水,悲壮的挤出两滴眼泪:“大猫,我很害怕,你呢?你怎么样?怕不怕啊?”

        灰猫没给回应。

        “我才二十三岁,去年毕业,两个月前结的婚,我男人是大医院外科主任,又高又帅,我不想死,我想跟他一起长命百岁……”

        边维越说越伤心。

        她瞧瞧自己的十根指甲,血淋淋的,胳膊腿上也有多处划伤,石头划的,树枝划的,还有碎玻璃,惨不忍睹,口鼻里都有泥,难受,手又不敢松开,死命抠着树皮。

        “我男人应该跟我一样,在哪个地方被困住了,等他脱身了就会来找我的,他来了,我就有救了,放心吧,我不会不管你的。”

        边维自动忽略了其他可能,她相信她家章主任只是暂时的受困,在章主任来之前,她要撑住。

        可是,现实太糟心了。

        边维的膝盖以下全部麻木,感觉自己被截肢了,她望着前面看不到头的泥石流:“大猫,我的手好疼,真的是十指连心,你的爪子疼不疼啊?”

        灰猫还是没喵一声。

        边维心想,自己真够倒霉的,好不容易遇到个小伙伴,竟然还这么高冷,一点都不软萌可爱,不想吸。

        她的嘴里念叨:“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喝,下不来,喵喵喵,猫来了,叽里咕噜滚下来。”

        灰猫终于冷淡的喵了声,烦的。

        灾难发生前,边维还在跟宋彬聊天,就在她放下手机,准备剥个花生糖吃的时候,心脏没来由的一紧,她下意识的拽上章亦诚出去。

        俩人刚从车里出来,一块巨大的石头就夹杂着些许泥沙滚了下来,将车子砸烂。

        边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泥石流卷起来甩了出去,她在危急关头抓住一棵大树,指甲死死抠进去,恐惧压倒其他感官,完全遮盖了痛感。

        尾随在恐惧后面的是求生的本能。

        边维找不到章亦诚,怎么喊都得不到应答,她告诉自己,越危险就越不能慌,要冷静,这样才能想到脱困的办法,但是根本做不到。

        于是边维开始鬼哭狼嚎,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

        就在边维哭的头昏脑胀,凄惨无比,要死要活的时候,隐隐感觉腿上有什么东西,她低头一看,差点吓尿。

        灰猫在边维的腿上挂了会儿,敏捷的窜到树上,保住了小命,暂时的。

        边维喊不动了,眼睛不停在四周扫来扫去,试图扫到熟悉的身影,上面好像掉下来什么,她抬头,眼前有个灰影晃过,下一刻胸口一沉,湿漉漉的上衣发出嘶啦声响。

        “……”

        边维的尖叫卡在嗓子眼,她抽搐着嘴看趴在自己胸口的一团:“你怎么从树上掉下来了?在想什么呢?”

        灰猫紧紧抓着边维胸前的衣服,很怂的瑟瑟发抖,高冷猫设说崩就崩。

        边维胸疼,她叹口气:“抱紧点啊,坚持就是胜利。”

        这话也是对她自己说的。

        泥沙太沉,边维不敢乱动,她去年在网上看过一个视频,就是泥石流。

        视频里的状况跟现在差不多,有几个人站在泥石流中间,手牵着手一起慢慢挪步向一边走,那种紧张渗透屏幕。

        边维坐在电脑前攥紧双手,屏住呼吸,她以为他们可以上去的,却没想到其中一个突然没站稳的弯了一下腰,连带着其他几个一起卷入泥石流里面,很快就被冲下去,不见人影。

        两三秒后,站在两边的人发出惊慌大叫,拍视频的那个人心态很好,还往地势较低的泥水下面拍。

        边维直觉得惊悚。

        人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会显得特别弱小,特别可怜,特别无助。

        比如现在。

        边维感觉胸口的灰猫瓜子的抓力越来越弱,快支撑不下去了,她干涩的咽了口唾沫,一般情况下,暴雨引起的泥石流持续的时间不长,短就几分钟,哗啦哗啦的,最长顶多也就一个多小时。

        照她的观望跟亲身感受,泥石流跟刚开始的汹涌而下相比,已经减速了很多,不那么猛了,就像是姨妈来的第四天,再过三四分钟就会停止。

        就怕有石头之类的大家伙滚下来。

        边维刚这么想完,就看到了大半块青石板,并且以恐怖的速度在向自己逼近。

        什么鬼?坏的一说就灵,好的永远不灵!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边维心里慌的要命,身体却不能动弹,她傻了,猫也傻了,一人一猫都一动不动。

        边维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剧痛没有袭来,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跳的太快了。

        青石板被卡在了两棵树中间,冲了几下都没有冲下来。

        边维胸腔里的心脏剧烈跳动,肋骨被撞的有点疼,她浑身被冷汗打湿,青石板就在她站的这边,要是真冲过来,两条腿都会断掉,死无全尸。

        “大猫,怎么办,我就一个人,不能借助其他外力,过不去。”

        边维看看离她所站的位置有段距离的土坡,急哭了,谁知道青石板会什么时候冲下来,这感觉就像是被人用枪口指着太阳穴,随时都会被爆头。

        灰猫舔了下边维的衣服。

        边维突然停止哭泣:“你不会是我家章主任吧?”

        她眼神复杂的低头看胸口的灰团子:“章亦诚,如果是你的话,你就喵一声,我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可以的,没关系,我能承受的住,我不会因为物种关系就不要你的。”

        灰猫没有叫,边维长舒一口气。

        有人过来了,是附近的村民,拖着疲惫的脚步,还没从劫后余生的冲击里面缓过来。

        边维激动的大喊大叫:“救命!”

        几个男的看看站在泥石流里面的女孩,都无能为力。

        边维看出来了,希望的火苗嗖地一下熄灭,她恶狠狠的瞪向把手机对着自己的小伙子,拍什么拍,不准拍。

        卧槽,不是拍视频,是直播!

        边维闭了闭眼睛,还是气,趴在她胸口的灰猫忽然抓不住的往下滑,掉在她裤腰上,吓的她大气不敢出。

        如果换个场景,这是要萌化了的节奏,但是现在……不说了,吓人。

        有个中年人大喊一声:“小姑娘,你赶快过来,大石板下来了!”

        边维欲哭无泪,大伯,大石板还卡着呢,我已经够惨了,你干嘛还这么吓我?况且她也想过去,可是没个东西抓着,她一松手,就被冲走的。

        片刻后,边维发现了熟悉的人影,她热泪盈眶,颤抖着嘴唇说:“看,大猫,那是我的盖世英雄。”

        灰猫看不了,挂在边维裤腰上,半死不活。

        边维迎风流泪,鼻涕眼泪糊一脸,盖世英雄能不能把她救出来,这个不好说,但是跟在他后面的消防队是肯定可以的。

        生活是一部不能NG,不能重来的连续剧,正因为如此,生命才显得珍贵。

        经历过大灾大难,还能活着,能哭能笑,必有后福。

        章亦诚的衣裤上脏兮兮的,破了几处,看起来有几分狼狈,姿态还是一贯的沉稳,他的额角有一块伤口,很深,血液里混着泥土,没有经过处理。

        当时章亦诚被泥石流冲走,撞到头陷入了昏迷,他意识清醒时,人已经倒在陌生的地方,身边不见小妻子的身影。

        章亦诚看着他家小孩,不语。

        边维想不顾周围的其他人,直接扑到她家章主任怀里,像美国大片里那样,在劫后来个法式热吻,可是她走不了,两条腿就是个摆设,差不多已经废了。

        见男人杵在原地,边维跟他急眼,过来抱我啊!

        章亦诚依旧没有动。

        边维纳闷,怎么回事,见到活着的我,不是应该庆幸激动,抱起来转几个圈?是不是嫌我脏?她正要说话,就看见男人的眼睛红了。

        章亦诚的双眼变得赤红一片。

        边维咬牙挪过去,一把抱住自家男人的脑袋摁在胸口,老母亲似的拍拍他的后背:“我好好的,没事儿。”

        章亦诚的鼻息里全是泥土味,他直起腰,将女孩圈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发顶:“嗯。”

        边维抓抓男人的短发,一手的泥沙,她的鼻子发酸,眼泪滑落下来,沾湿了脸颊:“我快吓死了。”

        “真的太可怕了……就那么一下子……前一秒还好好的……要不是……要不是我们下了车……车没了,东西全没了……我找不到你……”

        章亦诚弯腰去亲语无伦次的小孩。

        边维混乱的情绪被章亦诚的气息安抚,她拽住他的脏手擦脏脸:“我现在是不是跟鬼一样?”

        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像是刚从泥巴里滚过。

        章亦诚拨开她一缕缕的发丝,看到她左边脸上的细口子,眉头一皱:“还有哪儿受伤了?”

        边维摇头。

        章亦诚在女孩面前蹲下来,卷起她一边的裤腿,看到她腿上的伤,面色骤然发沉。

        边维没看,皮肉翻滚,被泥水泡过,一定很恶心,她语气轻快的说:“这个就是看起来严重,其实不疼,真的。”

        章亦诚凑近,拨开她那处伤口里的沙粒。

        边维苍白着脸惨叫。

        章亦诚说:“不是不疼吗?”

        边维气呼呼的翻白眼,没良心,我还不是怕你担心我。

        章亦诚将边维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检查出的大大小小伤口数量让他话都说不出来,他还是要抱着感恩的心态来面对。

        因为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

        宋彬从消防员那儿问到边维跟章亦诚的下落,直奔医院。

        边维正在对章亦诚唠叨,明明自己也一身的伤,还装成没事人,这不是让人操心吗?

        章亦诚从始至终都一言不发。

        边维被低气压给整的后背冒汗,她挠挠脖子,找了个话题说:“我那手机是上半年才买的,四千大洋,没了,还有我那背包,是我爸送我的,打完折还要大几百,也没了。”

        章亦诚将棉球沾到碘伏,涂在她脚踝的伤口上面。

        边维撇嘴,扒开伤口清理泥沙的时候超疼,现在没感觉了都,她戳戳男人的肩膀:“说句话撒。”

        章亦诚不跟她撒。

        边维咳一声,霸道总裁的说:“你去把门关上,我要亲你。”

        章亦诚的下颚线条绷着:“不想亲。”

        边维震惊的合不拢嘴。

        “我现在头很疼。”章亦诚皱眉,“我想快点回去。”

        只有回到家里,他才能彻底的放松下来,抱着他家小孩做一些能感受到生命美好的事情。

        边维从愣怔中出来,惊恐的问出一连串的问题:“头疼?拍片子了吗?有没有脑震荡?脑子里有血块没?会不会出现后遗症?”

        她管不住自己的猜想,被自己给吓的快要哭了:“章亦诚,你不会得失忆症,把我给忘了吧?”

        章亦诚的面部肌肉抽搐。

        “你说话啊。”边维甩一把鼻涕,“要是你哪天早上醒来,问我‘你是谁’,我真会崩溃的我跟你说。”

        章亦诚扶额:“看来回去以后,我要翻翻你的那些小说,适当的清理一部分。”

        “……”

        边维抽抽搭搭:“小说里的男主角撞到头,很有可能就会在脑子里发现血块,不是眼睛看不见,要女主角贴身照顾,过上没羞没躁得生活,就是得了失忆症,跟女主角擦肩而过,感觉似曾相识,忍不住的去靠近,去那啥。”

        章亦诚心说,真狗血,回去一定要清理掉部分小说。

        边维不放心:“你真不会那样?”

        章亦诚嗯道:“不会。”

        边维胡搅蛮缠:“那你发誓!”

        章亦诚说:“我发誓。”

        边维踏实了,她想起跟自己共患难的那只大灰猫:“章亦诚,我们把大猫带回家吧。”

        章亦诚把她按回去让她躺着:“不行。”

        边维不假思索:“为什么?”

        章亦诚捏住她肉嘟嘟的脸:“我说过的。”

        边维想起他说的原因,退一万步说:“这样,我带它回去,它的衣食住行我管,不要你来。”

        章亦诚摇头:“我没有办法相信你。”

        边维的眼睛一瞪,这说的什么话,夫妻之间最起码的信任呢?

        章亦诚撩起眼皮给女孩一个眼神,让她领会。

        边维从男人的眼神里看出来了,他是在说,你连你自己都管不好,怎么管好一只猫?

        无话可说,真的无话可说。

        不带猫回去,我就不回去了,这种威胁的话边维说不出口,她缺少无理取闹的潜力,算了,还是撒娇吧。

        章亦诚吃软不吃硬,抱一抱他,亲一亲他,什么都好说。

        宋彬来的不凑巧,打断了边维的撒娇计划,他一进病房,就冲到床前一把抱住边维。

        两秒后,章亦诚将宋彬拨到一边,尽管俩人没有情感瓜葛,他也只能忍两秒,多一秒都不行。

        宋彬看边维跟章亦诚都受了伤,他的喉头发哽,连着说了好几遍“没事就好”。

        边维跟宋彬谈起这场灾难,描述事发经过,说她被冲到树木密集的地方去了,那些树都起到了缓冲的作用,不然她就算有大树抱着,也会被冲走,她还说了青石板的事,要不是自己命大,现在就算还有口气,两条腿也都没了。

        病房里只有边维的声音,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没有整理过,真实的让人感到惊心动魄。

        章亦诚跟宋彬都没出声。

        前者低眉垂眼,维持着拿纱布的姿势不动,后者往嘴里塞根烟,就那么叼着。

        边维说的嘴巴干了,她感慨,说大年初一要去庙里烧香拜佛,再买个平安符戴上,大吉大利。

        “宋彬,你爸妈呢?”

        “及时跑出来了,都躲过了这一劫。”

        宋彬抠抠头皮,想说什么,又觉得怪矫情的,还好这俩人没事,不然他全家这辈子都过不好。

        一直没说话的章亦诚开口:“宋彬,你去叫一下护士,让她来给边维处理其他伤。”

        边维忙问道:“你不给我弄了吗?”

        章亦诚无奈的说:“我的手抖得厉害,连纱布都拿不稳。”

        边维愣住了,她抱抱男人:“不怕哈。”

        宋彬将嘴边的烟拽掉,妈的,这里有人虐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