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万万岁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边维露着排整齐的牙齿,呵呵呵的笑。

        章亦诚的喉结上下滑动,他问她:“你在笑什么?”

        边维忽然伸出一根食指放在嘴边:“嘘。”

        章亦诚离女孩更近,嗅到她混杂着酒气的味道,不觉得难闻,也不排斥,他逗猫似的挠她肉肉的下巴。

        边维笑嘻嘻的说痒。

        章亦诚托起她红彤彤的脸,低声叹道:“喝醉了怎么这么可爱……”

        很快,章主任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太简单,他近似蒙圈的看着在床上跳舞,确切来说是瞎蹦的章太太,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件衣服甩过来,准确掉到章亦诚头上,他的额角隐隐鼓动。

        章太太开始脱裤子,章先生青筋都蹦出来了,立刻去把窗帘拉严实,又去拉上门插销。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爱吃菜,蹦蹦跳跳真可爱。”

        “下来。”

        “你别过来,我咬你了啊!”

        “把衣服穿上。”

        “不要,走开走开,我要变身了。”

        “……穿上衣服才能变。”

        “真的?”

        “嗯,到我这里来,我给你穿衣服。”

        “我跟你说哦,我马上就要变身了,我会长出尾巴跟翅膀,很厉害的,我还会飞,你不准告诉别人。”

        “好,我不告诉别人。”

        堂屋里的宋家父子迷之沉默。

        宋老头一扭头,发现儿子抖的跟羊癫疯发作一样:“混小子,你抖个什么?”

        宋彬下狠手拧大腿肉,疼的吸口气,才没让自己笑喷,他咳嗽几声,正儿八经的说:“爸,其实曾经边维一直是你小儿媳的唯一人选。

        宋老头:“嘛玩意儿?”

        宋彬拿起大桌上的火柴盒,甩出一根划拉一下,屈指将燃烧的火柴弹出去:“我大学的时候追过边维。”

        差点追断了两条腿,都没有把人给追到手,就是这么衰。

        宋老头这下听明白了,他拍桌子,火冒三丈:“章主任可是我们老宋家的恩人,你要是敢胡作非为,我就打断你的腿!”

        “老头,淡定点,看你激动的样子,高血压都要犯了。”宋彬翘着二郎腿,“既然是曾经,就是过去了的事儿,翻篇了,再者说,你儿子我堂堂男子汉,长得一表人才,追我的从村东头排到村西头,我还用得着打已婚妇女的主意?”

        宋老头瞪过去:“说的什么话,章太太多可爱一小姑娘。”

        宋彬翻白眼,怎么说都不是呗。

        宋老头听着屋里的闹腾声,老脸都快要绷不住了:“小姑娘人挺懂事,大白天的怎么就喝成那样?”

        他背着手来回走动,突然去看小儿子:“是不是你小子弄的?”

        宋彬无辜的摇头:“不是我。”

        宋老头狐疑:“我记得你早上穿的好像不是这身,是不是回来换过衣服了?”

        宋彬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我吃饱了撑的?”

        宋老头刚打消疑虑,又凑到小儿子跟前:“你嘴里嚼的什么?”

        宋彬往后躲:“口香糖。”

        宋老头说:“你嚼它干嘛?”

        “口香糖口香糖,就是吃了嘴巴香。”宋彬对着老头吹个泡泡,欠揍的咧嘴笑,“我早上没刷牙,嘴里味儿不咋地,怕熏着咱家的恩人,所以才嚼的这玩意儿。”

        “……”

        宋老头气得头顶冒烟,大儿子人老实本分,有一说一,从不油嘴滑舌,小儿子是完全相反,成天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形,嘴里十句话,有九句感觉都是假的,剩下的那句半假半真。

        屋子的门突然打开,宋家父子俩齐刷刷的看过去。

        章亦诚反手把门带上,面上一派淡定,跟没事人似的问道:“宋叔叔,现在有热水吗?”

        宋老头半天才反应过来:“有有有。”

        他踹一脚赖在板凳上不起来的小儿子,眼睛直扫,看看你,在长辈面前一点都不懂礼数,像什么样子。

        宋彬笑点低,老头那眼神就让他想笑。

        宋老头又是一脚:“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拿水瓶!”

        宋彬及时闪开。

        章亦诚跟着宋彬去厨房。

        宋彬拎拎灶台上的几个水瓶,都是空的,有个屁热水,他麻利的洗锅,提起水桶往锅里倒水:“等着,我烧一锅。”

        章亦诚不放心屋里的小孩,他转身往外面走。

        宋彬诶了声:“章主任,边维喝醉了不吐也不睡,就玩儿,等她玩儿累了就消停了,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章亦诚没回头:“你对她很了解。”

        “还行吧。”

        宋彬在篮子里抓一把松毛放在锅洞里,拿火柴点燃,语气半正经半玩笑,“看样子比你了解的多那么一点。”

        章亦诚的眉头皱了起来,但他并未再开口,而是迈开脚步跨过门槛,他走出去了,又回来,问宋彬要了一根烟。

        小爷们跟老爷们在杂乱潮湿的厨房里抽起烟来。

        章亦诚不抽烟,他对尼古丁是陌生的,也不存在所谓的依赖性,这次就是想抽两口。

        宋彬往锅洞里塞几根干柴,靠着墙壁吞云吐雾:“章主任,三十多岁看世界是什么感觉?”

        章亦诚道:“没劲。”

        宋彬听完颇为差异,这大叔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古板。

        他暧昧的嘿嘿笑:“娶了边维那么个年轻爱闹的小姑娘,是不是觉得自己老了,心脏跳不动了,怕满足不了她,被她嫌弃?”

        章亦诚把大半根烟掐灭:“我没有那顾虑。”

        宋彬的嘴角一抽,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章主任,我跟你掏个心窝子吧,你这样不行,边维喜欢的是肌肉男。”

        章亦诚:“是吗?”

        宋彬继续胡说八道:“对啊,她就喜欢那种硬邦邦的大块头。”

        章亦诚扫了眼小板凳上的青年,比那个班长看起来要顺眼,大概是因为他显得简单,小把戏都写在脸上,一眼就看穿了,还是个小朋友。

        “我知道你当年为什么没有追到她了。”

        宋彬一激动,差点把火钳抡到脚上:“为什么?”

        章亦诚揭开锅盖看看,水已经往上冒泡了,他盖上锅盖:“女孩子比男孩子早熟,喜欢心智成熟些的,你太幼稚。”

        宋彬石化了。

        章亦诚提着一瓶热水出去。

        宋彬慢悠悠跟在后面:“章主任,你不用对我有敌意,我从来没追到过边维,现在跟她就是普通朋友,况且我背后有这么一家子要养,也没心思谈情说爱,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你要防的是别人。”

        章亦诚问道:“谁?”

        宋彬扯了扯一边的嘴皮子,大叔,想不到你挺腹黑的嘛,明明什么都清楚,还装什么大头蒜。

        他没有点名道姓,破天荒的认真起来,也不客套的喊章主任:“大叔,边维看起来没心没肺,其实有点小矫情,多愁伤感什么的,看个喜剧片都能哭成狗,反正就是心灵特敏感,你能让着点儿,就多让让她,要是不能让,也别跟她说重话,她那人心眼小,记仇。”

        卧槽,越说越替自己心酸,想哭。

        连前任都不算,也不知道是操的哪门子心。

        宋同学靠着门框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地,在家里窝的时间长了,人都肉麻了起来,怪恶心的,是该找个时间出去闯一闯了。

        章亦诚进屋,看到里面的情形,脚步在门口顿了顿,他看着躺在地上的章太太,太阳穴涨疼。

        “起来,地上脏。”

        边维不起。

        章亦诚把出门前好不容易给她穿上的衣服脱了,换上一身干净的:“维维,你躺着别动,我给你擦一下手跟脸。”

        边维一把抓住章亦诚的手:“手机呢?我手机呢?”

        章亦诚不知道她又要唱的哪一出:“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我不管。”边维喝醉了,人也不怂了,她不依不饶,“你把我的手机给我,我要给我妈打电话。”

        章亦诚只好把手机给她。

        边维反着拿手机,屏幕也不是通话状态。

        章亦诚吐出一口气,冷汗都给整出来了,要是真打给丈母娘,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边维缩在床里面,神志不清了,还知道那样会让自己有安全感,她的头抵着墙壁:“妈,我本来没想这么早结婚的,就是因为你上次让我陪小云姐相亲,我见识到了相亲的可怕,完了你又给我打电话,在电话里吓我,我、我就昏了头。”

        章亦诚霍然抬眼,这是他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这番话,知道他们领证背后的缘由。

        酒后吐真言,章太太这回把自己给坑了。

        “我不想跟小云姐一样,被逼婚,被安排相亲,要跟个陌生男人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回答一些奇怪的问题,买猪肉似的评估价位……”

        边维打了个嗝,“所以,所以我就跟章亦诚结婚了。”

        “为什么偏偏是章亦诚呢?”她把头摇成拨浪鼓,“不知道,头好疼。”

        章亦诚提醒:“因为你喜欢他。”

        边维啊了声,笑眯眯的说:“对哦,我喜欢他的颜,颜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我喜欢的是他整个人。”

        章亦诚露出“此学生能上清华北大”的欣慰表情。

        边维跟墙上的石灰较劲:“妈,我头一回的时候就流了一点点血,章亦诚会不会往其他地方想啊?”

        章亦诚本来还是严肃脸,听到这里,他的面部肌肉轻微抽搐,能往什么地方想?

        “他是医生,还是外科医生,对人体结构一定很了解。”边维把一肚子的话全往外搬,“我老是担心他摸我的时候,在想我身上哪儿油多,哪根骨头长得格外清奇,适合拿出来研究研究。”

        章亦诚揉额头,章太太,你想多了。

        边维说了很多很多,她说累了,就维持着缩在墙角的姿势不动。

        章亦诚把女孩肩头的发丝握在手里,他低头靠近,湿热的呼吸拂过她微红的耳垂:“你想不想打给章亦诚?”

        “章亦诚?”边维迷迷糊糊的,“对对对,我是要打给他的。”

        她拿起手机,胡乱戳了几下,大着舌头说:“喂,章亦诚,你是个大骗子!”

        章亦诚动动眉头,等着下文。

        “你骗我说你爸妈都很喜欢我,我信了。”边维扁嘴,声音里带着些微的哭腔,“可是明明就不是那样的。”

        章亦诚叹息:“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我也是新手,难免会有失误,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以后我会争取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边维哼哼:“还有,你现在开始厌倦我了,对我不好了。”

        章亦诚冤枉:“怎么对你不好了?”

        “之前你都是抱着我睡到天亮,现在你一个礼拜只有三天那样,另外四天都等我睡着以后就放开我。”边维咬牙,“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有时候没有睡着,只是在装睡。”

        章亦诚无言以对,他只是在想方设法的克制,总不能说,他要完还想要吧?

        边维从坐着变成躺着,手绕到后面抓背,疼的她连连抽气,表情有点扭曲,一点儿形象都没有。

        章亦诚把毛巾弄湿了过去。

        边维舒服的放松身子,嘴里嘟囔:“我不喜欢吃芹菜,我也不喜欢吃黑木耳,还有瘦肉,吃着塞牙,早上也不想吃燕麦,我想吃豆浆油条。”

        章亦诚嗯道:“还有呢?”

        “家里整洁些是可以的,但是不能收拾的跟展览馆一样吧。”边维的气息渐渐悠长,声音越来越小,“我很不自在,感觉不是回家,是去别人家,这个不敢拿,那个不敢碰……”

        章亦诚沉默着听,都记在了心里。

        边维的呼吸均匀,睡着了。

        章亦诚拨开女孩脸颊边的长发,俯身亲她的唇角:“小章太太,我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这段婚姻是你先迈开的第一步,你不能退。”

        边维模糊不清的梦呓:“章亦诚,你抱我。”

        章亦诚的目光瞬间变得温柔,他把她抱到了怀里。

        边维的意识完全清醒时,已经是晚上了,她可以说是当了大半天的死猪。

        呆滞了几分钟,边维瘫在床上怀疑人生,根据以往喝醉的经历来看,打电话,脱衣服,唱歌跳舞这些她都有可能干得出来,一言难尽。

        边维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糗大了。

        她腾地一下坐起来,不好!黄倩倩说有一回她喝多了要尿尿,她们没法子就拿个盆放在床边,她直接在盆里……

        啊啊啊啊啊!

        边维倒回床上,死了。

        门被推开了,边维连忙躲进被子里,迅速把自己裹成一团。

        章亦诚把走到床前:“起来吃东西。”

        边维嗡嗡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不吃。”

        章亦诚二话不说,就把被子撩开。

        边维用手挡脸。

        章亦诚把她的手拿开,看她通红的脸,薄唇微挑:“背上还痒不痒?”

        边维的思绪被拽跑,她蹙眉:“痒。”

        章亦诚说:“你背上都抓烂了。”

        边维用手摸摸,果然摸到很多道抓痕,她也顾不上自己喝断片之后做了什么,焦急的说:“明天我们能走得了吗?”

        章亦诚说:“恐怕走不了。”

        边维听到窗户外面的呼呼风声,跟鬼哭狼嚎似的,她咽唾沫:“那怎么办?我假期长,可以在这里多待几天,你又不行。”

        “天气不是人为的,走不了也没办法。”章亦诚道,“晚点我会跟院长通个电话。”

        边维穿鞋下床,头昏脑胀:“我好饿,但是我不想吃白粥。”

        “有芋头。”

        章亦诚的话音刚落,边维就跑了出去。

        芋头是宋彬下午去地里刨出来的,个头还没长大就提前下了锅,也不怎么甜,吃的就是个香味,这东西是放的越久越甜。

        边维还是吃掉了好几个,她去厨房给章亦诚盛粥,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就知道是宋彬,走路的时候,鞋子在地上拖拖拉拉。

        宋彬哪壶不开提哪壶:“边维,你怎么还是一瓶倒,工作以后没练练酒量?”

        边维给他一掌。

        宋彬往后退了好几步,他颤抖着伸手去指边维:“你……你好狠的……噗……”

        边维拿铜瓢在锅里划拉划拉:“吐外面,别脏着地。”

        “我都吐完了。”宋彬痞痞的吹一下额前的刘海,“我说,你有没有点良心,这好歹是我阔别一年多给你带来的演出。”

        边维哼了声:“演技太烂,辣眼睛。”

        宋彬一个白眼扫过去,别人想看还看不着呢,他拿着手机走过去:“明儿你就要回去了,下次还不知道啥时候能见着,加一下你的微信。”

        边维说:“不给。”

        “给一个呗。”宋彬没皮没脸,“看在你曾经对我伸出援手的份上,以后我发达了,当了大老板,你可以来占我的光。”

        边维扭头对他龇牙咧嘴:“等你发达了,我差不多已经老掉牙了。”

        “……”

        宋彬还是弄到了边维的微信。

        其实他跟边维的朋友圈有相同的好友,可以很容易就能弄到,毕业后却始终没有加,生活没了交集,共同话题也在逐渐减少,互不打扰是对青春岁月最好的交代。

        这次要了,也不是说会常联系,那样多讨人嫌啊,宋彬心里有那个数,还是以祝福为主,放在好友栏里就行。

        暴雨袭击整个村落,停电了,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蜡烛。

        边维跟章亦诚走不了,手机也没电了,两人就在宋彬家里待着,急也没办法,又不能长翅膀飞。

        雨下的太大,厕所在后门外面,出去很不方便,宋彬妈妈就在边维他们屋放了一个痰盂。

        第一次用还好,后面再用,一揭开盖子,冲出来的那个味儿真是……没法形容。

        生活果然不是偶像剧。

        边维上床抱住章亦诚,忧心忡忡的说:“不会发洪水吧?”

        章亦诚说不会。

        边维翻身,在他怀里蜷缩着手脚:“被子潮潮的,会不会长那种小虫子?”

        章亦诚拍拍她的后背,无声的安抚。

        边维安静了会儿:“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墙角有蚯蚓在蠕动。”

        章亦诚的太阳穴一跳,没法睡了。

        雨下了三天,边维的后背就痒了三天,好一点又被她抓烂,几乎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章亦诚出门带的药物不全,又因为暴雨没法出门购买,才让她遭了大罪。

        第四天,雨停了。

        边维跟章亦诚准备动身回去。

        宋彬没打算送他们到车站,他叼根烟,吊儿郎当的笑:“边维,过完年我去跟你混。”

        边维偷偷去瞥自家章主任。

        宋彬抽抽嘴,怕什么,我看你的时候,眼睛里没有什么情啊爱啊的东西,你男人又不是瞎子。

        边维咳一声:“我就一文案狗,苦逼的很,没法带你吃香的喝辣的,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啊大兄弟。”

        宋彬说傻孩子,不要这么轻易相信别人,容易吃亏。

        边维说人与人之间还是有爱的,爱在人间嘛。

        宋彬抱了边维一下,不到三秒就松开了,毕竟人是有夫之妇,要注意,他跟她拉开距离,把她的背包递过去:“好好过,有困难说一声,兄弟我除了没钱,其他什么都有,挺你到底。”

        “干嘛搞得这么煽情。”边维随口说,“又不是生离死别。”

        宋彬拍她胳膊:“呸,乌鸦嘴!”

        边维也呸呸,大吉大利,大吉大利。

        自从边维跟章亦诚走后,宋彬的眼皮就开始跳,他跟无头苍蝇似的在屋里屋外瞎转,还跑到山坡上去,连个车影都没看着,早走远了。

        “靠,我在这儿瞎慌什么,上微信不就行了?”

        宋彬前一秒还在跟边维聊天,后一秒就失手打翻了床头柜上的玻璃杯,他捡碎片的时候一分神,把手指头给划破了个口子,淌了不少血。

        “邪了门了。”

        宋彬咒骂几句,随便用衣服捂住伤口,嘴里下意识的碎碎念:“天灵灵,地灵灵,王母娘娘快显灵,保佑那死丫头跟她男人顺利回家,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就在宋彬止住血,准备找本小说,或者找个台看看的时候,外头传来大喊大叫,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