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王,让我来教你最后一课吧(三合一)

第一百四十八章 王,让我来教你最后一课吧(三合一)

        世界寂静无声。

        仅余下那自天穹之上坠落而来的,银白色的弹体。

        下一个瞬间。

        弹体之内,一个微小的起爆机关被触发。

        在西大陆所属的主物质位面中,存在着魔力,存在着圣遗物,更存在着星界与灵界。

        这是与夏亚前世所处的那个世界,有着截然不同世界法则的位面。

        但是,即便如此。

        有些概念,有些理念,却也依然存在着共通之法。

        不论是宠兽的技能,亦或者是神话生物的权柄,异能与神术,其原理,皆是「将自己所掌握的力量转化为杀伤力落在敌对方的身上」

        而即便是超阶技能,高阶技能,其转化效率也极其低下。

        生命是存在所谓极限的,即便是半神乃至于真神,自身所能够存储力量也存在着某个固定的阈值。

        但是,夏亚此刻所用出的事物,却打破了这一超凡世界所谓的常识。

        遵循世界诞生之初所创造的规则基底。

        将物质存在于世的「质量」,转化为最为纯粹的「能量」。

        这是恒星星核的构成之理,正是遵循着同样的法理,烈阳方才能永恒地燃烧下去。

        只需要一個指甲盖大小的魔力结晶,其质量完全湮灭后所转化的能量便足以摧毁一座宫廷。

        而此刻那颗被夏亚所命名为「沙皇炸弹」的构装物,其内部所储存的魔力结晶,其质量又何止千倍百倍。

        于是,万分之一个刹那后。

        在凝结为魔力结晶的魔力海洋中,先是一个魔力因子在术式的作用下悄无声息地崩坏。

        然后,崩坏开始了毫无限制的连锁。

        由一到二,由二到四。

        由四到八,由八到十六……

        失去了约束,失去了限制。

        崩坏的连锁,将周围一切的游离魔力因子都席卷入了其中,继而又再度聚合,将质量释放而出。

        然后,在炼金术式的作用下。

        将崩坏的质量,毫无保留地,转化为了最为纯粹的光与热。

        ……

        声音消失了。

        紧随着声音一同归于虚无的则是色彩。

        奔流的光辉激荡起无数个旋涡,将那轮天穹之上狰狞妖异的红月,以及下方的整个圣城卡美洛所吞没。

        在轰然鸣响的光之奔流中,由金属与岩石所建成的宫殿在顷刻间融化瓦解,汇聚为了一条流淌的熔岩之河。

        不论是建筑物,亦或者是那些宛若亡魂一般,永生永世地徘徊于空想带之中的历史幻影,都尽数湮灭在了那灼热的冲击下。

        就连那三位已经被转化为了朱红之月的信徒,沦落为血族的圆桌骑士,也只是在顷刻间便湮灭于了那璀璨的星辉之中。

        作为传奇骑士,还获得了朱月神性的加护,他们的肉体强悍程度本不该如此不堪。

        可是不知为何,那作为传奇血族本该无限自愈的肉体,却在面对那核爆的光辉之时宛若冰雪般溶解,连一刻也未曾抵御住。

        而在熔化的大地之上。

        仅余下了那道孤悬于天际的,那一轮妖异的血月。

        同时,它也亦是那核爆的正中心,周遭那熔化的金属和灰烬之河,都不过是被波及之下的产物而已。

        嗡嗡嗡嗡——

        并非是在现实,因为此刻在主物质位面中,那极度的高温早已将作为声音传播媒介的空气也一同扭曲。

        古老的,宛若青铜鸣响,宛若黑铁交戈的嘶鸣,于星界深处的红月映像中响起。

        那是朱月的嘶吼。

        祂感受到圣城卡美洛,这个属于自己的神国正在那炙热的冲击之下不断崩毁。

        那伴随着两个纪元的积累,方才好不容易恢复起来一些的神躯和神国,此刻正在以一种极度惊人的速度迅速流逝,将近万年的努力在刹那间摧残殆尽。

        不止是圣城卡美洛还有祂的神国。

        在过往,祂那半残的神躯隐匿于星界的最深处,就连其他的真神也无法寻觅到。

        但是此时此刻为了以最大速度修补神躯,重塑那在第一纪终末被打爆的神国,朱月选择了最为冒险的方式,直接将自己那半残的神躯降临在了主物质位面之中。

        于是,构成朱红之月这道神降之身的每一个神力因子,都悉数暴露在了灼热的冲击之下。

        然后,以并不怎么迅速,但是却不可阻挡的速度,将那构筑成神体的神力因子一点点地湮灭,磨损。

        嗡嗡嗡。

        星界之上,朱红之月那暴走的神念,第一次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

        神秘会屈服于更古老,更深邃的神秘。

        这是神话生物的领域所秉持的公理。

        祂是早在第一纪时便在深渊中诞生的古神,是真正经历过第一纪与第二纪交汇之时那场神战的古老存在。

        「原始月亮」,「朱红之月」……

        这尊古老的神祇曾经拥有过许多尊名。

        也因此,祂的神躯所萦绕的,也亦是最高等级的神秘。

        正常情况下,单纯只是威力与力量的堆叠,倘若不涉及到同等级的神秘,应当是绝不可能伤害到祂才对。

        可是此时此刻。

        从那爆炸的冲击之中,祂分明感受到了不逊色于自己……

        不,并非是不逊色于自己。

        而是远比自己更高远,更深邃的神秘。

        就仿佛是祂萌芽之初,曾经惊鸿一瞥的那尊以永恒烈阳为尊名的神祇一般。

        虽然体量远远无法与那位至高的神祇相提并论,但是论及构成的原理,却极为相似,仿佛来自于相同的本源。

        月亮的光辉固然闪耀,是黑夜之中最闪亮的星体。

        但是,在太阳的光辉面前,皓月的光辉再是明亮,也亦不过是萤火而已。

        轰——

        那轮扭曲妖异的血月,在顷刻之间黯淡。

        但是刹那之间,却又被强行调集而来的神力所修补。

        正如祂的眷属血族一般,不死性,本就是朱红之月的专长,哪怕放在所有曾经存在于世的真神中也亦是绝对的长板。

        磅礴的神力从星界中聚集,勉强将红月的光辉再次升腾而起,庇护住了卡美洛最为核心的界域。

        然后,在千分之一个刹那之后,那血色的月华又再次破碎而开。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陨灭与聚合循环往复了数十次之多。

        虽然不知道那个似乎和奥古蒂娜有某种关联的家伙,是用何种手段达成了这样的破坏力。

        但是这种足以威胁到神话生物的能量释放,绝对不可能无穷无尽的持续下去……

        只要拥有一瞬的止歇,那么自己便能利用自己的隐秘权柄摆脱锁定。

        然后,放弃主物质位面,放弃空想带中的一切,也亦放弃那神国和眷族的全部。

        只保留下最为核心的神性,权柄与自我意识,远遁星界。

        然后,蛰伏……

        是的,没有去思考类似于复仇之类的事物。

        朱月能从第一纪存活至今,而许多与祂相同年龄的神祇都已经不复存在,不是在星界深处等待复活,就是连神座都被篡夺,而朱月却依然长存。

        正是因为,祂够谨慎,或者说够苟。

        可是,如此的念头,只是刚刚从这尊古老深渊神祇的神念中升起。

        下一个刹那。

        祂看到了金色的光点。

        冰冷而悦耳的声音,在星界之中,也亦在祂的耳畔响起。

        “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啊,朱月。”

        “没想到啊,居然还能在这里看到第一纪的熟人。”

        “更没想到,当初那个终末之战时宛若杂碎般选择逃跑的懦夫,现在居然还摆出了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明模样……”

        明明只是平静的,宛若偶遇老友,随意驻足闲谈般的话语。

        但是,却让朱红之月神念的运转,在刹那间冻结成冰。

        朱月神念的深处。

        那尘封了数个纪元的,本以为早已经被遗忘的记忆。

        又一次地复苏,然后萌芽。

        那是,不知道多久以前的故事了。

        伴随着纪元的更替,第一纪的历史早已经被湮灭在了迷雾的最深处,就连王座与新生的真神也难以窥探。

        哪怕是那些较为古老,知晓部分隐秘的神话生物,对于朱月在第一纪的过往也只知道些许的大概。

        知道祂是从深渊中诞生的古神,曾经经历过第一纪终末的那场神战,并且以近乎被打报废为代价幸存了下来。

        那一战中不知道彻底陨落了多少真神,更不知道有多少神座发生了更替,所以朱月能够从那场神战中幸存下来,哪怕变成了残废,但这份资历本身便已经让祂有别于其他的普通神祇。

        可是,只有朱月本尊知晓。

        祂能从第一纪的终末幸存……并非是因为祂比那些战死的古神要更强大,也并非是因为祂自己的权柄有多擅长苟命,不死性有多夸张。

        自己能生还的唯一原因,仅仅只有一个——

        那就是,祂懦了。

        在被一击打爆了神国和大半个神座之后,直接就选择远遁星界……

        虽然说是经历过那场纪元终末的神战,但祂的参团率,大概就是八百里外扔了个手里剑然后就立刻跑路的程度。

        “你是……黑塔的那个金精灵?”

        宛若青铜器震颤般的剧烈鸣响声响起:“不,不可能!”

        “你的本体,不是早在第一纪的终末便被放逐到了维度虚空的尽头,再也无法回……”

        星界中,朱月的光辉大放,向着周遭的深邃星空探测而去,却未曾捕获到分毫的踪迹。

        “这种事情,就不需要帮我再提一遍了。”

        优雅而清冷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虽然我的本体确实还被困在维度尽头没错。”

        “不过,这里是星界,就算需要跨越万千道世界之壁和维度的夹缝……”

        “但是,在这里。”

        “一指的力量,我还是有的。”

        朱红之月的光辉暴起。

        哪怕明知道这并非是对方的本体。

        那只是跨越了万千次元,从多元宇宙的尽头传递而来的一道声音。

        但是,当他确认了这道声音的主人之时。

        那尘封已久却在刹那间复苏的记忆,却让朱月连一丝一毫抵抗的念头都不再拥有。

        那本以为早已经被祂所遗忘的懦弱之情,又一次占据了神念的全部,让那轮妖异的血月便要闪耀而起,迅速逃离这方已经被锁定的星界坐标。

        可是,下一刻。

        一根素白的手指,便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那广袤深邃的星空之中。

        明明相比于整片宇宙星渊的背景,这只纤细的手指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可是此时此刻,却让那浩瀚星海的光辉都为之黯淡。

        世界静止了。

        不论是星辰光辉的闪烁,亦或者是群星的流动……

        就连朱月那神念转头的涟漪,都被一同平息。

        停滞的世界中,只余下了那素白的一指不断放大。

        “经历了这么多层二级位面与次级维度的削弱……只有一指的话,恐怕没法将神性连同神格一同湮灭,早晚还是会从星界归来啊。”

        那清冷的声音中,忽然带上了些许的困扰。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交给那个小家伙吧。”

        “好歹也是他亲自打到的残血,要是抢了他的人头的话,就不好了……”

        凝固的星界中,只余下了那清冷的自语。

        “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千年后收了一个徒弟。”

        “不过,既然能够能够被未来的我收为关门弟子,还有那种感觉……想必,也只有那个唯一的理由吧。”

        “希望——”

        不知为何,那从始至终都清冷而优雅的声音中,忽然多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动摇。

        “那并非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妄想。”

        下一个刹那。

        那素白的手指轻轻点出。

        没有魔力的暴走,没有能量的爆发,也亦没有任何浩大的声势。

        点出之后,那素白的手指便消失不见。

        仿佛,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般。

        而星界之中的时间,也亦重新开始了流淌。

        “金精灵……黑塔……”

        “她说,只有一指的力量?”

        朱红之月的神念同样恢复了运转,先前定格的思路重新被连携。

        但是紧接着。

        那神念的起伏和涟漪,便永远的定格了。

        定格在了,那神念中最后浮现出的。

        一个让朱月,也亦让第一纪的诸神们都足以为之心神震颤的名词之上。

        「神灭一指」

        于是,此处星界坐标湮灭了。

        ……

        主物质位面,圣城卡美洛。

        不,更准确的来说,这是曾经被冠以「卡美洛」之名。

        但是此时此刻,已经化为了燃烧的熔岩之河的废墟之中。

        柔和的夜色缓缓褪去,流露出了夏亚那黑底红云长袍的身形。

        他微微侧耳,倾听着那从星界传递而来的信息。

        良久之后,夏亚方才鼓了鼓掌:“老师不愧是老师,果然不论是千年前的您还是千年后的您都一如既往的可靠。”

        “星界与其他次级维度的壁垒薄弱,所以我才能在一定限度内出手……主物质位面里的事情,就不一样了。”

        “在我的感知里,这位空想带之王,可不是朱月这种懦夫可以比的。”

        淡漠的信息从星界中传递而下。

        “没事的,年轻一千岁的幼年师酱能将朱月从星界击落已经出乎我的预料了,我本来还以为您这时候还在哪个维度裂缝里趴窝呢。”

        “至于接下来的一切,就不用老师劳心了,那是只属于我的事情。”

        “趴窝,幼年师酱……”

        那星界之上冰冷的声音停顿了一下。

        夏亚感受到星界之上有高远的视线垂落,深深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方才缓缓远去。

        呼——

        察觉到那星界之上的视线消失不见,夏亚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果然,不论是一千年前还是一千年后。

        调戏自家的师酱,都是件既惊险又刺激的事情。

        幽暗的阴影在他的身旁编织为阴影,化为了一道被淡淡夜色所萦绕的少女。

        虽然那深邃寂静的模样依然与此前一般无二,但是夏亚却能察觉到,那萦绕在奥古蒂娜周身的永夜帷幕和阴影都黯淡了许多。

        要拖住手握圣剑,并且立足于王座之间,拥有着「空想带之王」和本土领域两重加成的伊莎黛拉,还用永夜的隐秘权柄庇护夏亚闪避开了一次核爆,奥古蒂娜要想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

        “「时之沙漏」所储存的力量也差不多快要耗尽了,而且朱月陨落也引发了我自身神性的短暂失控。”

        “要想不失控暴走反过来对你拔刀相向的话,那便只能回归千年之城永眠了。”

        奥古蒂娜轻声开口,那幽暗的阴影缓缓褪去,流露出了那双赤金色,却有些晦暗的美眸。

        她并未在夏亚面前掩饰自己已经濒临油尽灯枯的虚弱状态。

        “嗯,去睡一觉吧。”

        “麻烦你了,奥古蒂娜,等我回去之后一定多照顾你们的生意。”

        看着那逐渐消弭,向着高远天穹而去的夜色。

        夏亚低声的自语消散在晚风中,无人听闻。

        “如果……我还能回去的话。”

        不过很快,他便收回了视线。

        然后抬头,看向了远空之上,那轮静止的红月。

        咔嚓——

        这是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

        那轮妖异扭曲的朱色之月上,忽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缝。

        起初,那道裂纹很轻微,不注意观察的根本无法察觉。

        但在几个呼吸之后,那道裂纹便迅速扩大,很快便布满了整个月盘的全身。

        然后,啪嗒——

        象征着真神神躯的那轮朱红之月,便这样四分五裂地碎裂而开,化为了无数道泛着妖异光泽的光点散落。

        然后,那点点扭曲的血色光点缓缓凝聚成型。

        最终凝结为一道晶莹剔透,泛着赤色光泽,宛若象棋般的星杯。

        那是汇聚了一位深渊真神全部神性,全部权柄的星之杯。

        在苍庭古国的历史残响之中,夏亚也曾经获得过一枚黄昏古神的星之杯。

        只是,黄昏古神的那枚星杯是源自于黄昏被封印在大公家族宅邸地底的那具黄昏半身,并不完整。

        而这一次,夏亚所获得的则是一具完全体的星杯。

        也亦可以被称为是——通往神座的入场券。

        在握住星杯的那一刹那,夏亚的耳畔和精神海洋之中,便忽然响起了无数疯狂的呓语。

        让他在刹那之间,便产生了想要赞美月亮的冲动。

        不同于黄昏古神那被封印了几百年,已经失活的神性。

        这一次「朱红之月」可是刚刚凝聚而成的星杯,其中还残留着那位深渊古神残余的意志,那诱惑堕落的呓语远比此前夏亚接触任何一位邪神和污染物都要强盛上无数倍。

        “这么想要把我蛊惑成你的新肉身吗?”

        夏亚看着那散发出诡异血色光泽的星杯,不由微笑了一下。

        “既然这样的话。”

        “那便,如你所愿吧——”

        “只要你自己不怕的话。”

        他一把握住了那血色的星杯。

        然后,没有分毫的犹豫。

        笔直地将那血色的神性结晶,直接按进了自己左胸的胸膛之中。

        轰——

        光芒大放。

        只是,那却并非是朱月的光辉。

        而是,魔导炉心所燃烧的光焰。

        夏亚的眼中,炼金矩阵的符文正在缓缓旋转着。

        漆黑如墨的不死金属溢散,然后被炼成矩阵所约束,调配,化为了一片又一片金属零件。

        而夏亚的胸膛,此刻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宛若太阳般闪耀的魔导炉心。

        那朱月的血色星杯没入炉心之中,原本妖异的光芒顿时被炙热的白光所吞没。

        然后,毫无抵抗之力的,被那魔导炉心所吞没。

        铿锵。

        铿锵。

        漆黑的不死金属长河,将夏亚笼罩在了其中。

        然后,一块又一块的金属元件围绕着夏亚完成了炼成,组装,拼接。

        无数金属零件碰撞的声音响起。

        仅仅只是几个刹那的光景之后。

        夏亚的周身,便被一台巨大的漆黑金属构装物取而代之。

        那原本白炽的魔导炉心被朱月的星杯所侵染,燃烧释放而出的光焰染上了妖艳的血红,冲天而起。

        这是全新蜕变的黑骑士。

        虽然以星杯为燃料的方式注定无法持久,只能作为一次性的消耗品。

        但是,至少在此期间,黑骑士不再只是能够勉强与传奇抗衡。

        而是已经超越了寻常传奇的层次,立足在了机械师从未抵达过的领域。

        夏亚便这样操控着黑与红交错的机甲缓缓抬头。

        然后,将目光落在了那王座之间的最高处。

        那道一头银发,手握圣剑的窈窕身影之上。

        天穹之下,大地之上。

        没有人,也亦没有神,不存在任何观众,甚至独立于历史长河之外的卡美洛废墟之上。

        两人隔着遥远的天空对望。

        “所以,王。”

        夏亚微笑了一下,那轻声的话语飘荡在整片无天无地的世界里。

        “既然无人可以纠正伱的错误。”

        “那么——”

        “便让我来教你这最后的一课吧。”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