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夏亚,开始速通(二合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夏亚,开始速通(二合一)

        神圣历元年,艾斯嘉尼亚。

        天空之下,大地之上。

        漆黑的不死金属化为了流淌的液体。

        夏亚的眼中,炼金矩阵所化为的微小符文正在缓缓地旋转着。

        炼金术的术式被施加在了这些流淌的不死金属之上,继而在结衣的操控之下,在夏亚的脚下汇聚为了一方又一方漆黑如墨的金属平台。

        那漆黑如墨的金属平台悬浮于虚空之间,每当夏亚抬脚之时,后方的平台便溃散而开,化为游散的粒子,继而在夏亚的前方汇聚为新的台阶。

        一片又一片的金属阶梯在虚空中接二连三地生成。

        而夏亚便这样踩着阶梯,一步步地向着夜空中走去。

        星夜之间,一方朦胧的城池在群星汇聚而成的海洋中若隐若现。

        “这便是,艾斯嘉尼亚所传说的……千年城?”

        夏亚的步伐很从容,但是速度却一点不慢。

        只能说,他的第五魂约选择用来契约结衣,这一步是真的走对了。

        利用炼金矩阵操控液态不死金属的能力,令夏亚在极大程度上补全了此前的短板。

        真正实现了海陆空高机动性的作战能力。

        别说是在天空之中了,在夏亚向结衣导入了潜水载具的图纸以后,就算是哪天他需要深入海底最深处,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实现。

        夏亚一边胡思乱想着,高空那轰鸣的暴风吹拂着他的脸庞,让他的黑发也变得有些凌乱。

        不过,他的步伐却丝毫不变,坚定不移地向着那座被夜色所笼罩的城池走去。

        通关历史残响的最终幕,绝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

        按照系统的描述,「苍庭古国」的历史残响不过是新手任务而已,但饶是如此,哪怕做足了万全的准备,那最终和诺顿,或者说占据了诺顿身躯的黄昏半身的一战都让夏亚油尽灯枯,足足昏死过去了三天之久。

        而这一次的艾斯嘉尼亚就更不一般了。

        仅仅只是前两次进入,敌人便已经由诺顿那般在神性加持下方才达到六环的伪称号级,变成了货真价实的传奇,甚至还不止一位。

        更别提,因为夏亚所作所为而引发的历史效应。

        这处历史残响,已经完全偏离了原先的走向。

        来自深渊的真神「朱红之月」,还有如今神性大于人性的伊莎黛拉……都有可能会站在夏亚的对立面。

        而夏亚此行的目的,也不再只是简简单单的完成系统任务,而是将错误的历史纠正。

        同时,将已经成为了空想带之王的伊莎黛拉,完好地送回正确的历史之中。

        这是无比困难,甚至几近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好在,夏亚最大的优势,便是情报。

        如果说,原本的艾斯嘉尼亚历史残响,对于夏亚而言还被蒙着一层历史迷雾,让他难以窥探清真相。

        那么,此时此刻,在获得了知识圣杯之后。

        对夏亚而言,千年之前的历史迷雾,便已经宛若云雾般消融。

        重新进入历史残响之前,夏亚停留在奥术之都洛基亚的酒店房间之中,花了整整数周的时间,不断地向知识圣杯询问。

        将有关千年前艾斯嘉尼亚的全部信息,全部情报都事无巨细地掌握。

        然后,在结衣的算力辅助之下,这些信息在夏亚的脑海中经历了数以百万次的推演,模拟。

        最终,在那只能通往破灭结局的上百万条badend路线中,筛选出,唯一通往「happy    end」的正确道路。

        而此时此刻,夏亚所需要去做的——

        “那就是,将名为艾斯嘉尼亚的历史残响……”

        “速通。”

        ……

        夏亚的脚步很平缓,但是速度却分毫不慢。

        原本,这座永夜的天空城还仅仅只是云端之上一方模糊的微影。

        但是很快,千年城的轮廓便逐渐变得清晰可见。

        夏亚轻轻跃下,在那浮空城外围的碎石上站稳,眼中的炼金矩阵符文缓缓旋转,将身后那漆黑的不死金属「龙蛇水银」溃散,收回了「空间口袋」之中。

        啪嗒。

        啪嗒。

        夏亚穿行在不夜城外围的巨大碎岩之间,时而起跃,宛若行走在宇宙间的小行星带。

        片刻之后,那些巨大的浮空碎岩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方巨大宏伟的青铜门。

        这是不夜城的门扉。

        透过门扉,可以看到后方那若隐若现的宫殿群落。

        而伴随着夏亚的到来。

        那浮空的宫殿之中,青铜大门发出了吱呀的声响。

        然后,缓缓向着一旁洞开。

        很显然,这座千年城的主人,早已发现了夏亚的到来。

        夏亚对此也并不感到意外,他很坦然地接受了对方的邀请,一步步地走进了那夜的宫殿中。

        ……

        按照外部这方漆黑宫殿的风格,内里倘若出现两排身着重甲的护卫以及高高在上的王座,王座之上端坐着面相威严的宫殿主人,应当也是毫无违和感的。

        可是,当夏亚转过一个拐角时,眼前的景象却忽然变得一阵明亮。

        眼前出现的是一片称不上广阔的青翠草地,与碧绿青草相伴的是一朵朵粉色的小花,以及一棵几人环抱粗细的大树。

        而在那棵大树的荫蔽之下,则是一方破旧的秋千。

        黑发金眸,身穿墨色古典长裙的少女正端坐于秋千之上,随着晨风的流淌微微摇晃着。

        她的身后是一本本堆叠的书籍,她的膝间便有一本,正被她仔细地阅读着。

        少女的五官很精致,唯独那双金色的眸子仿佛被夜色所笼罩一般,带着些许的朦胧。

        漆黑如墨的发丝间可以看见一对若隐若现的凸起,深沉的阴影在她的衣物间若隐若现,长裙层叠却不繁复,镶嵌着点点星辉,仿佛深夜的天空。

        她的身体较为虚幻,有往外荡出涟漪的迹象,脸庞仿佛蒙着层层薄纱,朦胧却异常秀美。

        她微微伸出手,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仿佛是得到了感召一般,在上方来回绕飞了几圈之后,小心翼翼地扑腾着那绚烂夺目的翅膀,朝着少女伸出的手降落而下,落在了她那白皙的指尖。

        和那蝴蝶逗弄了一会之后,她方才抬眼望向了夏亚,那双淡金色的眸子中既有困惑也有些许的戒备。

        但是更多的,还是那浓郁的好奇——

        就仿佛是一只黑猫,正迈动着优雅的脚步,打量着自己领土上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欢迎你的到来……陌生的人类。”

        那清脆悦耳的话语只是刚刚出口,却在金眸少女有些错愕的目光中,被夏亚所开口打断了。

        他同样在打量着眼前的黑裙少女。

        片刻之后,夏亚的脸庞上流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其实,我们已经见过几次面,谈不上是陌生人了吧。”

        “而且,明明早已经知晓过往所发生的一切,却还是在这里装嫩,观察着我那懵懵懂懂,一无所知的模样。”

        “没想到,那位被誉为西大陆灰色世界王者的「夜之女王」……居然在暗地里,还有着这样恶趣味的一面。”

        “你说是吧……”

        夏亚笑了笑。

        “奥古蒂娜小姐?”

        ……

        伴随着夏亚话语出口。

        他分明的看到,面前的黑裙少女眨了眨眼睛。

        那被夜色所笼罩的美眸里,原先的清澈与稚嫩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则是悠远的古意,仿佛跨越了亘古的岁月。

        原本笼罩在她美眸之上的,那淡漠的夜色与阴影褪去了几分,显露出了其中赤金色的,宛若熔岩般的光泽。

        黑裙少女深深地看了夏亚一眼。

        下一刻,仿佛是判断出了夏亚的话语并非试探,而是信心十足的断言一般。

        她那微微蹙起的精致眉头缓缓舒展而开,气质也随之陡然一变。

        明明身形,容貌与气息都没有分毫的差异,但是夏亚却分明地感受到,眼前的少女仿佛换了一个人。

        不再是先前那清澈的少女。

        而更像是一位,统御着黑夜与隐秘的女王。

        “虽然我确实有想过……因为容貌,气质之类的原因,被你察觉到艾斯嘉尼亚的黑姬与后世的奥古蒂娜是同一个人。”

        “但是……你是怎么确定,此刻的我,拥有着来自未来的记忆?”

        不再是先前那清澈的少女嗓音。

        沙哑而慵懒的话语声,回荡在寂静的花园之中。

        而她的这般言语,显然是承认了自己便是那位「夜之女王」奥古蒂娜。

        奥古蒂娜那赤金色的美眸中,第一次流露出了意外之色。

        哪怕是王座与半神,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感受到时光长河,也不代表着便真的可以随意穿越时空……

        不然的话,席尔薇雅早就回溯时光探查苍庭古国的真相了,根本就用不着建立白塔埋葬己身五百年之久。

        甚至,就算是寻常的真神,也做不到这种事情。

        不然的话,随便碰到个对手敌人啥的,就直接穿越到对方弱小时将其抹去,那直接就无敌了,纯属玩赖的。

        除去真神之上连存不存在都无法知晓的更高位阶,想要穿越时空,皆需要依靠那些诞生于创世之初的古老圣遗物。

        例如圣剑。

        再比如……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暗影议会拥有着圣遗物「时之沙漏」,许多情报的校验,便是用这件圣遗物所完成的。”

        夏亚轻声开口:“而我知道,「时之沙漏」还有另一种用法。”

        “那便是,耗尽其中所储存的全部时之砂,将自己的意识送往过去自己肉体所存在的某個时间节点。”

        “奥古蒂娜小姐如今,便应该是使用了这样的力量,将自己的意识送往了过去吧。”

        伴随着夏亚的话语,奥古蒂娜那赤金色的眸子里,光芒更炙热了几分。

        “明明在当前时间节点的不久之前,你连确认一些不怎么隐秘的历史情报,都需要跑来暗影议会购买。”

        “但是如今,却连时之沙漏这件最古老的圣遗物之一的具体效用都能够知晓。”

        黑裙少女用那双赤金色的眼眸打量着夏亚:“你也获得了一件全知系的圣遗物?”

        “「愚者的大图书馆」,「命运石板」,「观者日记」……还是那个废话很多的该死杯子?”

        ……

        愚者图书馆,命运石板,观者日记……也都是全知类圣遗物吗?

        听着奥古蒂娜的问话,夏亚不由暗暗思索。

        时之砂商城的兑换里并没有这些圣遗物的选项……是因为没解锁,还是压根就换不到?

        还有——

        “废话很多的该死杯子”

        看来小牢杯的名声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好啊。

        等等,听奥古蒂娜的语气,似乎不止是听说,而是真正与其接触过,甚至吃过小牢杯的亏。

        按照小牢杯的说法,它已经失落了超过两千年……嘶,奥古蒂娜的来历,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久远。

        难怪在她的眼里,自家大老婆都只是“小姑娘”而已。

        那奥古蒂娜的年龄得有……

        夏亚小心翼翼地把这个不礼貌的想法收了起来。

        他可是吃过席尔薇雅的亏的,这些王座的精神力一个比一个强大,自己若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情绪波动稍大一点,说不定就被对方什么时候偷听了心声。

        夏亚的面容不变:“奥古蒂娜冕下不愧是最大的情报贩……灰色世界的女王,这么快就接近了答案。”

        在他的对面,奥古蒂娜的身形也重新变得慵懒了下来。

        她那素白的手指在虚空中轻点。

        下一刻,漆黑如墨的阴影,便在奥古蒂娜和夏亚的身后,编织为了两方座椅。

        “既然你获得了某件全知系圣遗物,那么我想,你应该清楚,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奥古蒂娜斜靠在阴影之座上,用那双赤金色的眸子审视着夏亚。

        “伱不惜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返回这处历史残响之中,想必是为了救伊莎黛拉那个小姑娘吧。”

        “但是,你要清楚一件事情。”

        她的眸子在夏亚的脸庞上停顿了片刻,继而转开,不再与那双漆黑的眸子对视。

        而是将目光垂落向千年城的下方,那辽阔的艾斯嘉尼亚大地之上。

        那是曾经的艾斯嘉尼亚王都,也亦是如今正在被兴建的白垩之城——「卡美洛」的方向。

        “那位骑士王,已经斩断了自己的过去与未来。”

        “利用圣剑的力量,她在时光长河之外,开辟起了一片自己的空想带。”

        “与我不同,我只是利用「时之沙漏」的能力将未来的意识回溯到这里,我所能使用的力量与权柄与意识回溯前毫无差异,而且也会受到修正力的约束,无法做出太出格的举动。”

        “但是,作为空想带之王的她,则已经独立于了历史之外,不存在弱小之时。”

        “即便你费尽心力地回到神圣历元年……但你将要面对的伊莎黛拉,却不会是你记忆中的那位骑士王少女,而依然会是那位后世经历了千年光阴的腐蚀,神性大于人性,执念也已因为朱月而扭曲的赤色女皇。”

        “哪怕你亮出了你该隐的真实身份,在朱月的扭曲下,也未必有什么大用……一切也都可能无法回转。”

        奥古蒂娜俯瞰着下方悠远的大地,轻声开口。

        “即便这样,你也依然要去救她吗?”

        “当然,在我的家乡有句老话,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既然是我所酿造的因果,那么便应由我来偿还。”

        “若是不这么做,那我也就不是我了。”

        夏亚的回答不假思索,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他也不客气,直接坐上了身后的座位。

        但紧接着,夏亚便将视线投向了面前的黑裙少女。

        “不过,你说错了一点。”

        “我这次来不止是为了她,也是为了千年城中的你。”

        夏亚微微顿了顿,然后方才在奥古蒂娜那有些错愕的目光中轻声开口。

        “我的第四魂约,还有那诡异的不死性。”

        “便是因为,黑姬小姐你吧。”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