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记忆中,他的模样(三合一)

第一百四十二章 记忆中,他的模样(三合一)

        月光清冷,洒在了夏亚的脸上。

        夏亚从床头坐起,轻轻掖了掖身侧那凌乱的被褥。

        枕边传来了少女的轻声呢喃,素白的胳膊轻轻地扯住了夏亚的衣角,让夏亚不由产生了再钻回被窝再亲热上一番的冲动。

        或许是席尔薇雅的到来让这姑娘产生了警惕感的缘故,这几日夏亚的福利可谓是恰的饱饱的。

        不过夏亚还是控制住了这股冲动。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没事的,我去阳台吹吹风,等会就回来。”

        夏亚摸了摸身旁艾若拉的侧脸,在少女素白的俏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方才起身出门,来到了阳台之上。

        他的精神力微动,微微探入了第六魂约空间那密闭的囚笼之中。

        “主上,您可算是来小黑屋看我了。”

        “您知道我被关在这里究竟有多可怜吗,就像一条路边被遗弃的野狗,不,是一坨黏狗屎……”

        夏亚的精神力刚一探入,便看到那贤者之杯不断摇晃着,浮现出文字来。

        “别贫嘴。”

        “遵命,我的主上。”

        白杯动了动右边的把手,似乎是想比划个敬礼的手势。

        但是那没有任何柔韧性和延展性的杯身却不支持着它完成这个动作,于是嘭的一声又扑倒在地。

        “第一个问题。”

        夏亚没去理会这个杯子。

        他已经摸清楚了这只杯子的行动模式,应该是在失落的历史中孤单太久了,所以逮到谁都得话痨一番,似乎还有点耍宝卖萌的天分。

        于是他在探入精神力之前就用「月读」给自己下了個精神暗示。

        夏亚想了想,开口询问。

        “向我详细描述,伊莎黛拉.冯.弗雷斯贝尔古现在所身处的状态。”

        “您是说那位违逆历史的骑士王吗?”

        知识圣杯的杯身浮现出文字:“她的身边有圣剑庇护,对于这般比我更为古老的神秘,我在灵界中的权柄也可能被屏蔽,只能观测到某些侧面。”

        “不过她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历史修正力已经将圣剑的神秘驱散了大半,让我可以观测到全貌。”

        知识圣杯的杯身顿了顿,继续浮现出文字:“伊莎黛拉.冯,弗雷斯贝尔古,借助圣剑的神秘穿越历史,在千年前以骑士王之身成就王座。”

        “但是,因为祸国之人「该隐」的缘故,她不愿返回正确的历史,而是以圣剑的神秘扭曲了历史长河,开辟出了全新的支流。”

        “当然,圣剑虽然强大,却并非万能,能够做到对抗人理和历史修正力便已经是极限。”

        “但人类却并非是长生种,人类的寿命是有极限的,她能够存续至今,似乎是借用了深渊真神——「朱红之月」的力量。”

        夏亚的眼眸微动:“你的意思是,伊莎黛拉她被朱之月夺舍了,或者是腐化了?”

        “并非如此。”

        知识圣杯摇头晃脑。

        “王座的精神力何其强大,哪怕是深渊真神,也绝不可能跨越圣剑的庇护侵蚀其本心。”

        “她是为了某种原因,主动选择了与朱红之月合作。”

        “为了等待那位该隐从英灵殿中归来,所以才不惜一切的也要追求长生……”

        杯子的字体由白字变成了黑字:“明明已经成就了王座,拥有了触碰神域的资格……却因为一些弱小时的情情爱爱之类的凡俗情感,主动走上了这么一条无归的道路,何其愚蠢,何其可笑。”

        “还有那个该隐。”

        “明明都已经是个死人了,却还要拖人下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杯子紧接着便重新蹦了起来:“其实主上您根本不用刻意去理会对方。”

        “从第一纪到第四纪,其实从来都不乏半神甚至真神依靠着圣遗物或者是自身权柄的特殊,妄图篡改过去的历史大势。”

        “而祂们所开辟的,走入了歧路的历史,也被称为「空想带」。”

        “但是无一例外,每一位空想带之王与祂们所开辟的空想带,最终都被修正力碾碎为齑粉,一切存在痕迹都被抹除殆尽,被世人所遗忘。”

        “那些王座与神话生物们之所以都不怎么出手,便是因为祂们知晓只需要等待下去,这错误的历史早晚会回归正轨之上,什么也不会改变。”

        夏亚看了蹦蹦跳跳的白杯一眼。

        “告诉你个秘密。”

        “其实,我就是该隐。”

        ……

        “能够分享主上的秘密是我莫大的荣……”

        知识圣杯之上所浮现的文字戛然而止。

        直到现在它方才知晓,原来自己刚才一直以来诋毁的对象,居然就包括了夏亚本人。

        甚至按照这个逻辑再思考一下……

        那位违逆了历史,开创了空想带的赤色女皇伊莎黛拉。

        很可能,在将来会成为自己的主母。

        “其实吧,主上,我觉得女皇陛下也是很有被拯救的必要的。”

        “横亘千年的守望,这是多么崇高而伟大的爱情啊……”

        “下一个问题。”

        夏亚看了一眼变脸比翻书还快的白杯,出声打断。

        若非是他先前用月读给自己下了个禁止吐槽的催眠,那此刻他少不得要吐槽几句这个舔狗圣杯。

        夏亚微微眯起眼睛。

        他的心念微动,赤红的力量便借助着第三魂约传递而来,在他的指尖汇聚为了一道细小的锋刃。

        夏亚的手指微动,他的手掌间便被划开了一道细小的血口。

        但是紧接着,那道血口便迅速愈合。

        “我的这种自愈能力,其源头来自于何方。”

        “主上,您灵性本源所蕴含的神秘太过于强盛,让我无法看穿。”

        舔狗杯的杯身文字停顿,犹豫了一下,方才再次显现。

        “但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种自愈的力量,似乎带着一丝深渊的气息。”

        “与那道朱红之月有些相似,却又有所不同。”

        在刻印出这般文字的刹那,知识圣杯不由抖动了一下。

        莫非,自己的主上,其实也亦是一尊来自深渊的古神。

        夏亚想了想,再次开口:“下一个问题。”

        “主上,那个……”

        知识圣杯此刻不知为何竟浮现出了一丝扭捏与羞涩。

        “有话直说。”

        “按照我在诞生之初,贤者核心中所被设定的法则,我必须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

        “主上您先前所给予我的禁忌知识,便可以算作是第一个问题的筹码,但是现在是第三个问题……”

        “卑微如我,可以请求主上您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夏亚点了点头:“问。”

        “请问,您此前最后一顿饭的最后一道菜品是什么?”

        夏亚回忆了一下:“枸杞汤配烤羊腰子。”

        他回想起了很久之前,自己在帝都找某位占卜大师所做出的预言。

        当初对方给自己的预言,便是“多喝枸杞,多吃腰子”。

        现在看来,占卜大师名不虚传。

        “完美的回答!”

        知识圣杯周遭爆发出了明亮的白光。

        “主上,您可以继续提问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夏亚的双眼微微眯起。

        “告诉我,你所知晓的全部黄金黎明情报,还有对方给我送来那封信件的目的。”

        ……

        约莫十分钟后,夏亚的精神力微动,退出了自己的第六魂约空间。

        阳台之上的冷风呼啸,吹拂着夏亚的脸颊,让他的精神也变得清明不少。

        不得不承认,这个知识圣杯虽然话痨而且喜欢给自己加戏了一点。

        但是其窥探隐秘的权柄,却确确实实很是强大,不容质疑。

        自己选择耗费一百七十点将其兑换出来,还真是换对了。

        在这个存在着超凡与神秘的世界之中,谁掌握了情报,谁便占据了先机。

        夏亚伸出手,微微摊开。

        下一刻,那枚夹带着星辉,铭刻着半朽世界树烙印的信件,便悄无声息地被夏亚从空间口袋中具现而出。

        他的食指微微律动,一道又一道被席尔薇雅所施加在其上的封印也随之一一解开。

        紧接着,那枚信封便被夏亚所拆开,具现出了其中的文字。

        【尊敬的「逐星者」夏亚.埃古特冕下。」

        【你于神圣历346年,在苍庭古国之中的奋战,成为了人类史的转折点之一】

        【逐星者,这是赋予成为人类历史转折点,奠基人理,完成「星之开拓」之人的殊荣。】

        【所以,这也是一份来自于黄金黎明的邀请函。】

        【也许你曾经听说过我们,也许没有,不过这一切都并不重要……】

        【我们是人类历史的见证者,也亦是人理的守望者,维系着正确的历史进程。】

        【我们曾见证过纪元的开端,也亦曾聆听过纪元的终末。】

        【也许你从未听闻过我们的名字,但是想必,你一定听说过黄金王莱茵的名号,他便是我们曾经的一任领袖。】

        【如果你愿意加入黄金黎明,请在下月一日凌晨时分,遵循着邀请函中的灵性指引,参与我们的集会。】

        在夏亚阅读完信件的刹那,那封信便带着点点的星辉飘荡而开,再也无法寻觅到分毫的踪迹。

        “逼格倒是挺高。”

        夏亚看着眼前化为星辉飘散的信件,在心中暗道了一声。

        看看人家的说法。

        「历史的见证者」,「人理的守望者」……这牛逼简直吹到天上去了。

        最关键的是,人家似乎真的有吹牛逼的资本。

        黄金王莱茵,那可是开辟了神圣历,将头像刻印在全大陆每一份金币上的大人物。

        夏亚当初还没抱上席尔薇雅和伊莎黛拉这两条大白腿的时候,可是每天都盯着金币上那莱茵王的人头,眼巴巴地期盼着一块能掰成两份花。

        而这样牛逼的大人物,就只是人家黄金黎明中的一任领袖而已。

        而根据知识圣杯所补充的信息,黄金黎明这个古老组织,其准入门槛,最低都是传奇。

        唯一的例外,便是所谓的「逐星者」。

        唯有完成了「星之开拓」的人方才可以被称为逐星者……

        何为「星之开拓」?

        比如古人治学,比如开辟了通往新大陆的航道,再比如魔导科技,奥术知识的启蒙者。

        每一位,都是在历史上留下过伟大功绩,成为了文明转折点的英雄。

        “按照对方的说法,这么说来,我还是沾了席尔薇雅的光?”

        夏亚的思绪飞速转动。

        单单只是苍庭古国内部的小打小闹,根本谈不上什么成为历史的转折点。

        他能被认定完成「星之开拓」,主要还是因为,他改变了席尔薇雅的命运,或者说,也亦直接促成了「白塔」的诞生。

        白塔作为纯粹教书育人的学术组织,在灾厄大地时期,成为了文明传承未曾断绝的灯塔。

        可以说,因为他救下席尔薇雅所引发的蝴蝶效应,直接改变了未来人类史的走向。

        “以黄金黎明的位格,能够发觉我在苍庭古国历史残响中的身份倒是不足为奇。”

        “毕竟我在进入第一次历史残响的时候,还完全没有隐藏身份的概念,直接就是原模原样地本色出演。”

        “再加上后来那场晚宴中,席尔薇雅和我都暴露在了整个大陆的焦点之中,被看出点名堂来也有迹可循。”

        “不过这么说来,自己该隐的那个马甲,对方应该是毫不知情。”

        夏亚不由松了口气。

        说起来,他该隐的那个马甲,其实也完全担得起「逐星者」的名号。

        而且还是凭借自己一己之力完成的「星之开拓」,完全不用沾席尔薇雅的光。

        虽然所留下的名声是负面的那种就是了。

        “看来这黄金黎明也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嘛,连自己该隐的马甲都看不穿。”

        “每个月一日的集会吗……”

        夏亚回忆了一遍信件上的内容。

        还有,信件溃散之后,那丝丝缕缕的星芒所汇聚而成的,一缕莫名的指引。

        他可以感受到,只要遵循着这缕指引,自己的灵性本源便可以跨越主物质位面的壁垒,抵达某处高远的地方。

        “这就是那个什么黄金黎明每月集会的地址?”

        “是的,主人。”

        知识圣杯在魂约空间中恭敬地显现出文字。

        “黄金黎明应当是掌握了某种古老的神秘,也许涉及到了世界树的力量……其每月聚会的所在地独立于主物质位面之外。”

        “也不存在于已知的次级位面,星界,灵界的任意一处地方。”

        “唯一参与集会的办法,便是在每月一日的凌晨时分,顺着灵性指引参与。”

        “不到时间,那么别说是半神了,就算是真神也无法窥探那片……”

        知识圣杯还在不断刻印文字。

        但是下一刻,它的动作便微微一僵。

        因为它看到夏亚的周身,忽然闪烁起了璀璨的星辉。

        漆黑的雾气弥散而开,夏亚的灵性本源便这样顺着灵性的指引,消失在了主物质位面之中。

        只留下魂约空间中的知识圣杯看着那又一次生成的小黑屋,一脸懵逼。

        自家这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

        夏亚感受到自己的周身被漆黑的雾气所笼罩。

        让他仿佛置身于云端。

        这方唯有黑雾的世界不属于主物质位面,也亦不属于灵界,星界。

        但是却又带着高远的位格,远不像那些附属位面,次级维度一般天生降格。

        “明明还没到时间,自己怎么就到这里了?”

        此时的夏亚也同样有些茫然。

        他原本只是想着随意尝试一下,顺便记下那个灵性指引的方位。

        结果没想到,自己居然就真进来了。

        而且甚至根本不需要他自己耗费精神力,仿佛是这片黑雾在主动迎接他的到来一般。

        “我现在是越来越好奇,自己身上到底藏着什么隐秘了。”

        夏亚看着这上下翻涌,仿佛是在欢迎自己到来的黑雾,沉默了片刻。

        他并非是傻子。

        如果说自家那不靠谱的系统什么的,还可以用作为穿越者机械降神的福利来强行解释。

        但是哪怕除此之外,自己身上的异常也未免太多了一些。

        明明哪怕是伊莎黛拉这样的王座,借助圣剑的力量抵达过去,也会受到历史修正力的约束,只能顺应历史的大势来行动,若是强行违背便会迎来不可抗力的毁灭。

        可是自己两次穿越历史残响,但是不论自己在其中做什么,哪怕是造成了天大的影响,却都未曾受到过什么太大的阻碍。

        还有自己那诡异的第四魂约和不死之身。

        这一切无比暗示着,自己身上所藏的隐秘很不一般。

        不过真要如此说来,他的出身还真有些不清不楚。

        从他记事之时起,自己便是被北境锡兰的一位老冰原猎人所收养,但是按照那位老人的说法,他其实是在冰原中一处遗弃的废墟里发现的自己。

        “有机会的话,还真得回锡兰一趟看看了。”

        夏亚的目光中,不由闪过一丝怀念。

        他不是那种喜欢自己被蒙在鼓里的人,以夏亚的性格,他更喜欢谋定而后动,掌控住全局,如此方才安心。

        夏亚的念头微动。

        下一刻,他的身后,黑色的雾气翻涌。

        数道淡金色的枝干,便在他的身后编织而开,化为了一方由金色枝条所编织而成的王座。

        夏亚在那枝干所编织而成的王座之上坐下,陷入了沉思。

        “也就是说,我才是这方世界的主人?”

        “按照知识圣杯的说法,这处黑雾便应当是黄金黎明这个古老组织的聚会之所。”

        “而现在,被我牛头人了?”

        夏亚在其中尝试了片刻。

        这里并非是实体的世界,而仅仅只是灵性本源的所在。

        但是,自己却确确实实地在其中,拥有着许多权柄。

        良久之后,夏亚的尝试完毕,伸出手轻轻敲打着自己座下那方金色的王座把手。

        “这样一来的话。”

        “我在艾斯嘉尼亚中的计划,倒是可以方便许多。”

        从始至终,夏亚都并没有忘却,自己还身处在扭曲的历史之中。

        而他现在的第一目标,便是将那错误的历史纠正。

        “祸国者……该隐。”

        夏亚的眼眸微微眯起,回忆起了如今的历史书里,对于该隐的评价。

        “那么,便让该隐,还有晓。”

        “真正的,成为一回祸国者吧。”

        ……

        弗雷斯塔帝国,帝都。

        王座之间。

        银发的女人,正独自立于冷清的宫殿内。

        她的面前是一副巨大的画布。

        此刻这卷作品已经临近完成,仅余下最后的收尾。

        银发女人的手中没有画笔,她仅仅只是伸出素白的手指,在虚空中轻点,画卷上便有璀璨的笔触被一一勾勒而出,栩栩如生。

        这是一副磅礴的画卷。

        画面之上,是一道身穿黑底红云的长袍,头戴漩涡面具的单薄身影。

        背景是夜色中的巨大山谷。

        山谷对面,则是无数漆黑如墨的狰狞魔物。

        而那道单薄的身影,便这样直面身前的千军万马,背对众生。

        夜空之上,则是刺穿了夜幕,散发出无穷无尽璀璨星芒,从天穹坠落大地的圣枪。

        ……

        清冷的月光透过王座之间的窗扉落下。

        洒在伊莎黛拉的俏脸之上,照亮了那双宛若枯井般幽寂的美眸。

        “现在伱的模样,还真让我感到有些陌生。”

        幽暗的黑影编织成虚幻朦胧的黑裙身影,在王座之间的一旁悄然显现。

        “黑姬,我和你很熟吗?”

        伊莎黛拉的视线并未从那副画卷上移开,唯有清冷的声音在王座之间内回响。

        黑裙倩影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在正确的历史中,和你有些交集。”

        “早已经忘记了。”

        银发女皇的面容不变,就连那幽寂的眸子中都未曾有分毫的情感显现。

        她连头都没回。

        “虽然记不得在另一段历史中和你是什么关系……但是在此处,我和你之间,只是纯粹的敌人。”

        “你想这具影之身被彻底留在这里吗?”

        黄金的光辉显现,圣剑的威压骤然爆涌,那是独属于王座的威压,足以让普通的传奇都为之重创。

        只是,在圣剑显现的前一刻,那黑裙倩影便已经化为了流淌的阴影,消散在夜色中。

        “与朱月合作,换取长生的代价……便是遗忘人性,遗忘过往的记忆,遗忘凡俗的情感。”

        “变成面目可憎,让当初的自己都难以认清的模样。”

        “如果我告诉你……你如今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一场误会,你的坚持是毫无意义的徒劳……”

        “而你现在的模样,就算是该隐真的复生,也只会觉得扭曲狰狞,对你心生厌恶的话。”

        “你会,后悔吗?”

        黑影消散,唯留下那银铃般的声音,在王座之间回荡。

        伊莎黛拉的目光依然停留在那副画卷之上。

        或者更准确的说——

        是画卷中,那单薄的少年背影之上。

        “不后悔。”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