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祸国之人,该隐(二合一)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祸国之人,该隐(二合一)

        宛若从大梦中醒来。

        梦中的一切缓缓淡化,然后,尽数复归现实。

        夏亚感受着自己的意识一点点地从那轰鸣奔涌的时空长河中脱离而出,然后,渐渐融入了真实的物质界。

        就在刚才,他感觉自己只差一点点,就真的要迷失在那时空乱流之中了。

        好在,最后的时刻,似乎是有某种力量帮助了自己,回归了当前时间线的真实节点。

        “小艾!”

        “我的小艾!”

        “知道刚才我有多害怕吗?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夏亚伸手抱去,只感受到入手的是一阵丰盈和柔软。

        以他对小艾的了解程度,当然很清楚自家这位青梅竹马的性子。

        倘若是平日里,那自己若是想要亲热亲热,就算小艾心中明明也意动万分,但出于那傲娇别扭的性格,一般也很少会主动做些什么。

        但是只要自己适当地卖一卖惨,流露出软弱的一面,激发起小艾的保护欲,那福利可就会自己送上门了。

        亲吻什么的自然不用多提,说不定睡觉的时候还能拥有香香软软的美少女抱枕。

        这可是夏亚曾经亲身实践过的技巧,当初他在盥洗室中昏迷三天的事件发生之后,小艾便寸步不离地陪伴在了他床边半个月,用不可描述的方式每天喂药,细心地照料着他的身体一点点好了起来。

        简直爽到飞起。

        若非是后来「朱红蔷薇」博尔吉亚家族那边的事情爆发,夏亚感觉自己能在病榻上被小艾侍候一整年。

        只是——

        这一次,怎么摸起来手感有点不太对劲?

        一点也不像是自家小老婆的钢板身材,反倒更像是在灵界中体会过滋味的自家大老婆。

        夏亚一愣,这才睁开眼睛向四周看去。

        然而下一刻,他便听到那空灵悦耳,宛若风铃般的熟悉声音,在他的心灵海洋中响起。

        “没事的哦,夏亚哥哥。”

        “就算认错人了也没有关系……不用害怕,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哪怕你迷失在时间的尽头,我也会将你带回这片真实的世界,就像我刚才所做的那样。”

        房间之中。

        一开始察觉到夏亚认错了人的席尔薇雅,还略微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

        不过很快,她便微微垂下了眸子,忍不住抬手,轻轻触摸着夏亚的脸庞。

        然后,席尔薇雅张开双臂,反手将少年拥抱入怀。

        自己先前都被迫当了那么久的猫型电灯泡了,让自己偷吃一下有什么不行的?

        “在过去,是夏亚哥哥你,将我从那黑暗而没有光亮的泥沼中拯救而出。”

        一边说着,席尔薇雅温柔地捧起了夏亚的脸庞。

        那份呼吸,那份心跳,还有那血液流动的声音都是那么的让席尔薇雅迷恋,与回忆中的一般无二。

        在那纯白高塔自我封印的五百年,十万多个日日夜夜,她便是靠着这份回忆,维持着自己的心灵未曾腐化干枯,也亦未曾变质。

        而此时此刻,那道记忆中的身影,便这样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于是,席尔薇雅便顺从着自己心底那升腾而起的澎湃感情,将面前的少年按入了自己胸膛之前的那份温柔之中。

        “而现在,轮到我来守护你了,夏亚哥哥。”

        “放心吧……有我在,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到你。”

        “不论是传奇,半神,王座,亦或者是……真正的神明。”

        夏亚:……

        夏亚:i    can't    breathe。

        咔嚓。

        咔嚓。

        艾若拉的小拳头猛地握紧,发出了骨节碰撞的爆鸣声。

        凌厉的气机切割着周遭的全部家具,在桌椅上都留下了细小的斩痕。

        良久之后,席尔薇雅方才轻轻松开了手臂,解放了夏亚的脸。

        夏亚恢复了自由之身,瘫坐在床铺之上。

        鼻翼间,犹自萦绕着那独属于苍银魔女的淡淡奶……幽香。

        淦,传奇。

        淦,王座。

        「不过,在此之前——」

        席尔薇雅精致无瑕的俏脸上,忽然挂上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她就这样沉默地注视着夏亚的脸庞,带着些许的沉醉和眷恋,淡金色的文字在虚空中缓缓浮现。

        「我想知道……」

        「夏亚哥哥究竟又是犯下了多大的罪孽。」

        「才会让当今的历史流向……被扰乱成了这个模样。」

        ……

        天际尽头,夜空微微泛白。

        长夜已逝,流露出了远空之上淡淡的曦光,这是破晓的曙光。

        “再后来,伏提庚的军队,便在圣枪解放的光辉之下如冰雪般消融。”

        “嗯,差不多就是这么个事。”

        “总而言之,我是出于对于那片灾厄土地之上流离失所难民们的同情,才从心做出了那些事情。”

        “虽然之前确实当过了一次超时空渣男,但我这次可还真的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啊。”

        夏亚坐在桌边,满脸诚恳而认真地对着席尔薇雅开口。

        完全隐瞒过去是不可能的。

        自家名侦探小艾那不依赖逻辑而是依赖直感进行破案的手段,恐怕也唯有苏伦可以克制一二。

        可谓人形自走测谎仪兼捉奸机器。

        而且自己之前在终结之谷装的那個逼,还是靠着小艾的圣枪解放方才实现。

        天知道那玩意会不会向它如今的主人跨时空报信。

        至于席尔薇雅就更别提了。

        人家自己就是历史残响的亲身经历者,也亦是夏亚的超时空海王行为第一位受害者,对于夏亚的那些套路可谓了如指掌。

        身为王座,更是早已经拥有了能够初步干涉历史的能力。

        夏亚的那些所作所为,不说尽收眼底吧,至少也能猜出个五六成来。

        所以,夏亚还是主动选择坦白了部分真相。

        当然,是带着春秋笔法的那种。

        隐去了不死之身,系统之类的信息……

        而是大略地提了几句自己以该隐的身份,和晓组织一同在千年前的旧纪元终末悬壶救世的故事。

        说起来这本来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在自己的大老婆和小老婆面前吹吹在千年前装的牛逼,倒是也挺惬意。

        听着夏亚的陈述,席尔薇雅那双苍银色的美眸中,光芒微微闪烁。

        而一旁的金发少女则抱着枕头,同样竖起了耳朵默默地旁听着。

        有关历史残响的事情,平日里夏亚不说,艾若拉也就不问,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默契。

        可是这却并不代表着,她对夏亚在另一个时空所经历的那些事情便漠不关心了。

        已经有白塔塔主冕下这一次前科了,万一下次夏亚又从不知道哪里招惹来一位不认识的陌生女人,那她可就真要麻爪了。

        青梅竹马敌不过天降这个定律,在这段时间里可是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原本,对于夏亚的误抱行为,艾若拉是想耍一点小脾气的。

        只是,当她看到了夏亚那苍白而失去血色的脸庞之后,那份任性便化为了心疼。

        于是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是夏亚依然还是成功地享受了小艾的大长腿靠枕。

        ……

        「倘若只是如此……恐怕不可能对历史长河产生如此大幅度的扰动。」

        席尔薇雅那精致的眉头微微蹙起。

        紧接着,那淡金色的文字便在虚空中一点点显现而出。

        「时光长河对于历史惯性的修正力,是极为强横的。」

        「寻常的王座与半神,哪怕有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回溯过往的时间节点……但是在大势惯性的约束之下,其所能做到的事情却也极为有限,仅仅只能影响到一些与历史大势无关的小事。」

        「而且,即便如此,等到他们从时光长河中退出之后,那份影响也会在历史修正力的冲刷下不断变淡,最终,将干涉弱化至微不足道的程度。」

        「可是……这一次不同。」

        「过往的历史大势,被硬生生地扭转了。」

        夏亚点了点头,确实发现了这一次穿越历史残响的不寻常。

        要知道,他此前进入「苍庭古国」的历史残响,进入和退出历史残响之时都很顺畅,从来都没有遭遇过这一次这般恐怖的空间乱流。

        唯独这一次回归时,那暴乱的时光波纹,差点都让他以为自己要回不来了。

        真要迷失在时空间的乱流中,那就等同于被放逐维度深渊的尽头,他的那什么不死之身也发挥不了作用,只会在孤寂的黑暗中徒增夏亚自己的痛苦而已。

        “所以,是这一次进入历史残响时,发生了什么异常吗?”

        “可真要按照席尔薇雅的说法,哪怕是半神对于时空的干涉能力也极为有限……”

        “那我一个小小的五环,就算手段超出寻常了一些,但也不至于真凭借我自己的一己之力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夏亚一边思索,一边喃喃自语。

        “难道,是我的所作所为,引起了某些蝴蝶效应?”

        “海对岸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所产生的气流经过扰动和放大,却能够在大海的另一侧掀起风暴。”

        “所以……现在的关键还是在于,得先弄清楚,究竟一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这场蝴蝶效应的诞生。”

        近乎是在夏亚道出话语的同时,金发少女便迅速地起身。

        然后,消失在了酒店房间的门扉之外。

        这是她和夏亚的默契,无需言语的交流,艾若拉便知道夏亚想要做什么,然后将其完成。

        至于夏亚的安全,虽然少女有些不愿意承认,但是既然席尔薇雅在场,那毫无疑问是有保障的。

        十几分钟后。

        咔嚓。

        门扉被打开。

        艾若拉重新推门而入。

        她的手中拿着一本普普通通的书册走来,看向夏亚的眼神中,则悠远而深邃,极其的意味深长。

        她将那本书册放在了木桌上:“你自己看看吧,夏亚同学。”

        那般意味莫名的眼神,还有那突如其来的“夏亚同学”的称呼,让夏亚的心中升起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他拿起了那本书册,书名是《西大陆人类诸国简史》。

        这种启蒙性质的历史科普读物,真的能有什么实际性的历史隐秘吗?

        夏亚有些不解。

        他好歹也算是个半个考古学家,过往探查种种被掩埋在历史尘埃中的隐秘资料,那都是得在各大势力的隐秘大图书馆中查找翻阅,甚至不惜亲自下场倒斗的。

        从这种面向普通民众的历史启蒙读物中获取知识,反倒是极为新奇的体验。

        不过出于对小艾的信任,夏亚还是打开了那本《西大陆人类诸国简史》,迅速翻到了艾若拉做了标记折痕的页数。

        「赤色帝国——弗雷斯塔篇」

        赤色帝国?

        弗雷斯塔帝国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外号?

        夏亚的心头,不由升起了些许的疑惑,很快便向下介绍的内容看去。

        但是下一刻。

        他的眼眸微微收缩。

        「赤色帝国弗雷斯塔,由骑士王创立于神圣历次年。」

        一直到这里都还没什么问题。

        然而,下一行。

        「骑士王——全名伊莎黛拉.冯.弗雷斯贝尔古,曾用名阿托利斯」

        「于旧纪元终末肃清艾斯嘉尼亚全境,讨伐卑王伏提庚,建立赤色帝国,以人类之身登临不朽,统治赤色帝国直至今日。」

        「神圣历302年,教国圣庭宣判,骑士王为求长生不朽,与深渊古神朱之月有染,甚至策划以禁忌之术亵渎亡者魂魄……」

        「赤色帝国自此与神圣教国爆发圣战,秩序阵营内部大乱,生灵涂炭,史称【百年血战】。」

        「弗洛伦学院历史院院长,失落历史领域权威亚当斯教授曾经花费十数年光阴,深入赤色帝国内部进行科考探查,溯本清源,遂古之初。」

        「最终,在经历了艰苦卓绝和九死一生的探查后,提出了一个惊人的假想。」

        「骑士王作出此等行径,乃至于赤色帝国的诞生……皆是因为,旧纪元终末,其在艾斯嘉尼亚的一位故人。」

        「凭此发现,亚当斯教授被奥术之都授予了“贤者”称号。」

        「而那位决断了一国国运的旧纪元古人,当今的学术界广泛将其称呼为:」

        「【祸国之人】——该隐」

        ……

        ps:十二点争取再更一章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