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小艾,我的小艾!(二合一)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小艾,我的小艾!(二合一)

        奥术之都,洛基亚。

        床头柜上的魔导灯散发出柔和的桔色光辉,映照在了柔软洁白的床铺之上。

        照亮了少年与少女的脸庞。

        艾若拉就这样手托着下巴,凝视着自己膝间,那正在熟睡的少年侧脸。

        正如她每天清晨所做的那般。

        平日里的夏亚总是带着淡淡的神秘感,明明和艾若拉同龄,可是一言一行间却都带着宛若大人般的成熟,将自己和艾若拉的一切行动计划安排地妥妥当当,让人难以看穿。

        但沉睡时的夏亚却会显露出那小孩子气的一面出来。

        比如那天真的睡颜。

        再比如有时候半睡半醒间,夏亚还会搂住自己的腰。

        然后发出“嘿嘿,我的小艾,嘿嘿嘿……我的小艾”,“小艾,你带我走吧……”,“小艾,我们要生一整个篮球队,不,足球队。”之类的鬼畜梦呓。

        每每到这时候,艾若拉便会强忍住内心的狂喜。

        然后,不动声色地取出一枚留影晶石,默默记录下夏亚发病时的模样。

        当然,这些留影晶石的存在,是绝对不能让夏亚知晓的。

        这是独属于艾若拉一个人的秘密,也亦是夏亚离开帝都前往各地进行考古,留她一个人在家里辗转反侧时的宝贵素材。

        不过,有的时候也会发生事故。

        就比如留影晶石录着录着,少年的梦呓对象忽然换了人。

        变成了苏伦,亦或者是最近频率逐渐变多的席尔薇雅……

        于是等到夏亚起床的时候,便会发现垃圾桶里多出了一堆留影晶石的碎末,却始终弄不清由来。

        火炉传来了热浪,空气中的暖意飘荡而开,让艾若拉微微有些出神。

        这样的等待,让她有些不开心。

        与平日里的同床共枕不同。

        那时候的夏亚虽然也在熟睡,但艾若拉却知道他还陪伴在自己的身旁,就如同那个锡兰雪原的深夜,将自己背在了那单薄的肩膀上一般。

        而此刻的夏亚虽然肉身还在酒店的房间中。

        但艾若拉却明白,他其实是在另一個世界,另一方奇异的,自己所无法触及的时空中经历着一切。

        甚至,是在为了另一位女性而战。

        就如同当初的夏亚为了席尔薇雅小姐,在盥洗室中昏死过去了整整三天那样。

        唉——

        少女的长叹伴随着飘曳的魔导灯光,消逝在了晚风里。

        不久前,苏伦离开洛基亚的时候。

        或许是出于某些不能说的愧疚,或许是出于那塑料制成的闺蜜姐妹情,也或许是出于对除了艾若拉之外,其他女性的警戒。

        最终,这位晨曦圣女还是给了自家的傻闺蜜几句提醒。

        “必要的时候可以主动一些哦,小艾。”

        “毕竟,现在我们的竞争对手已经不止是我们彼此,而是多出了一些其他外来的大灰狼。”

        “该出手就出手,千万别犹豫,肥水不流外人田。”

        于是,怀揣着如此的小心思。

        艾若拉微微俯下身子,任由那淡金色的发丝垂落而下,披散在少年的脸颊两侧。

        然后,缓缓贴近了夏亚那熟睡的睡颜。

        两人的脸庞靠的很近,艾若拉甚至已经可以数清夏亚的睫毛数量。

        平日里的夏亚是她的挚爱与全部,是她可以无条件信任,无条件依赖的身前之人。

        而睡着时的夏亚则更像是个小孩子,会让艾若拉不自觉地产生怜爱之情,还有保护欲。

        不过不论是哪一种夏亚,她都同样喜欢。

        如此想着,艾若拉指间的戒指上光芒一闪。

        空间波动涌现,而金发少女的手中,也悄然浮现出了一本笔记本。

        帝国最近的便携型空间魔导器技术已经趋近于成熟,夏亚作为执剑者,先前也拿到了几枚试作品的储物戒。

        不过夏亚自己有闪闪的空间口袋用,那种劣质版的储物戒自然用不上,所以就拿来武装了小艾。

        而这本从储物戒中取出的笔记本,则是艾若拉最大的秘密之一,连夏亚都不曾知晓。

        夏亚好色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

        作为陪伴在夏亚身旁最久的那个人,艾若拉自然也不可能不知道夏亚的那些小癖好。

        所以,虽然最开始什么都不懂,但是这些年来,艾若拉其实也一直在默默加深自己的知识和技能储备。

        帮夏亚经营那些奢侈品和服装店铺的时候,她就一直在考察。

        观察那些远近闻名的贵妇人,女老师,女护士,女医生等诸如此类可以勾引起男人欲望的类型,记录下她们的装扮和穿搭,甚至是动作,仪态,口癖和性格。

        然后,学习怎么样用角色扮演的方式展现给夏亚一个人看。

        只是,过往的艾若拉一直都没有什么机会将这些学来的技巧使用而出。

        主要还是因为她和夏亚的感情实在太深了,每天晚上都堂而皇之地同床共枕,所以反倒没法像苏伦那样借着多年不见的思念拉下面子,蛮不讲理地发起攻势。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害羞。

        而且,以前的艾若拉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像迪瑞丝会长之流根本没法撼动她的地位,所以艾若拉一直以来都只是小心翼翼地补充自己的储备。

        准备等到两人结婚之后再用这些技巧和花样,来为婚后的生活增添几分情趣和新鲜感。

        婚后的三年之痒什么的……艾若拉可也是在夏亚的书上看见过的,想想都觉得害怕,她一点也不想亲身经历一下。

        不过,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

        自己的夏亚身旁,却接二连三地出现了新的女人,而且一个个威胁性都高的吓人。

        再加上,如今的夏亚在上个月就已经成年,而自己再过两个月,也将达到帝国法定的结婚年龄。

        既然如此,在此之前,稍稍和夏亚体验一下本该在婚后体验的不可言说之禁忌,其实也没什么吧?

        如此想着,她的精神力也微微扫过那枚盾徽般的储物戒内部,在教师服与护士服间犹豫不决了起来。

        以艾若拉对夏亚的熟悉程度,她当然知道比起护士服,夏亚更喜欢教师装一些,或者说更喜欢那种以下克上的刺激感。

        可是,她也同样知道,夏亚在黑塔,还有一位身为黑塔八页之一的金精灵老师。

        真要穿上了教师装,自己会不会就成为了海瑟薇老师的替代品?

        白月光和替身文学那种事情不要啊!

        然而,就在少女的小心思逐渐膨胀,在不断纠结中,最终将选择落在了护士服上,正要作出更进一步行动的时刻。

        “咳咳。”

        轻声的咳嗽声从不远处的夜幕中传来。

        金发少女宛若触电一般从床铺上弹了起来,将夏亚护在了身后。

        圣枪的光辉闪耀而起,那星造的武装也伴随着古老的神秘,化为了煌煌的骑士铠,显现覆盖在了她的全身之上。

        凌厉的气机勃发而出,朝着来者的方向锁定而去。

        不过直到此时,艾若拉方才看清了来访者的模样。

        那是一位身穿长裙的苍银身影。

        凝固的黄昏沐浴在深沉的夜幕之中,不染一丝纤尘的长发宛若水银泻地般披散而下。

        “席尔薇雅小姐?”

        ……

        啪嗒——

        啪嗒——

        壁炉中的薪柴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不好意思了,小艾。」

        「刚处理完白塔的事情,来的有点急,似乎打扰到你和夏亚哥哥休息了。」

        苍银魔女抿了一口桌上的红茶,淡金色的文字在半空中显现。

        此为谎言。

        席尔薇雅的本体到来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原本是准备找个合适的机会再登门拜访的。

        只是,眼睁睁地感知到刚才的那一幕,席尔薇雅还是忍不住显出了身影。

        当着自己的面牛头人?

        这能忍?

        自己还是只猫的时候当当电灯泡也就算了,现在自己的本体也来了,妻目前犯这种事情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没事。”

        “不过塔主冕下这次深夜来拜访我们,是有什么指教吗?”

        艾若拉跪坐在地,枕着膝间熟睡的夏亚,用素白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少年的脸颊轮廓,平静地开口。

        话语之中,却带着宣示所有权般的自信,就仿佛是优雅自信的贤内助,看着爱慕自家男人的其他女人纠缠不休却不能得手。

        这般宛若正宫娘娘的发言,也让席尔薇雅一时有些语塞。

        虽然她自身的实力位阶要比艾若拉高出两个大段位,更是高高在上的白塔之主,以王座的位格足以俯瞰众生。

        但是感情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只靠实力和身份就可以定论的。

        谁让夏亚哥哥确实爱眼前的少女爱的更深沉呢,让作为后来者的席尔薇雅都有些羡慕的发酸。

        说起来,夏亚哥哥和小艾明明都已经休息了,自己却依然这般在深夜拜访,也确实有些失了体面。

        不过好在,她这一次过来,确实是有事情。

        而且,还是极为重要的大事。

        苍银魔女那精致无瑕的俏脸微凝,下一刻,淡金色的字迹在半空中缓缓浮现。

        「夏亚哥哥,应该是又一次进入历史残响了吧?」

        「我不知道在那方历史残响之中,夏亚哥哥究竟做了些什么。」

        「但是,我却清晰地察觉到,当前节点上游的历史长河之中,分明发生了某种极大程度的扰动。」

        她那双苍银色的美眸同样落在了艾若拉膝间的夏亚之上,眸子里闪过一丝浓郁的担忧。

        「夏亚哥哥现在的本体,还残留在那一方时空中未曾回返。」

        「而现在不知道为何,过往的历史流向发生了极大程度的扰动……夏亚哥哥想要从历史残响中归来,也许会有些困难。」

        「倘若在此过程中,迷失在时空间乱流的话……那哪怕夏亚哥哥在现世的肉身依旧存在,却也只会是一具植物人而已。」

        “夏亚……他会醒不来了吗?”

        看着半空中显现而出的淡金色字迹。

        艾若拉微微垂下了眸子。

        她不由回忆起不久之前,夏亚在盥洗室中昏死过去的模样。

        还有,那份仿佛被整个世界所遗弃的惶恐。

        「只是极小概率的事件。」

        「我不知道夏亚哥哥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但是既然他当初能够在苍庭古国的绝境中救了我……那么这一次,我也相信他能够回来。」

        「只是,万一——我说万一。」

        「如果夏亚哥哥回不来的话,你会怎么做?」

        艾若拉想都没想便开口:“守着他的身体,直到我老死。”

        “如果在此期间他的肉身先腐朽死去了,那我就自杀陪他而去。”

        在道出这句话语的同时,席尔薇雅看到了艾若拉碧蓝色的眼眸中,那一闪而逝的死意。

        这让席尔薇雅更进一步地确认了,眼前这位金发少女对夏亚哥哥的心意。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艾若拉的那份感情,并不在自己之下。

        然而,也就是在这时。

        席尔薇雅的精神力微微一动。

        下一刻,她周身的时空,都在刹那间扭曲。

        传奇位阶的象征,便是感知到时光长河的流淌。

        而王座,或者是半神的标志,则是在时光长河的上游,在历史中留下烙印,拥有初步干涉时光的能力。

        所以,在王座之中,也同样有着“越古老,便越强大”的说法,当然这种说法并非是体现在战力上。

        而是因为一位王座越是古老,时光长河中祂经历过的部分也就越多,自然所能够干涉的历史也就越是广阔。

        以此来看,席尔薇雅在这一领域中只能算是初生者……她所经历的历史不过五百年之久,相比那些诞生于旧纪元的古老存在或是古神,要年轻的许多。

        当然,这仅仅只是从古老程度而定论,作为吞噬了一尊古神权柄的新生王座,真要正面干起架来,那寻常的半神恐怕会被这位苍银魔女干的支离破碎。

        但是此时此刻,席尔薇雅却分明察觉到,有某种隐晦的存在,正在顺着时光长河顺流而下。

        那种存在极为隐晦,若非是其在现世的出口就在自己的身旁,那哪怕是席尔薇雅也无法察觉。

        从对方的身上,席尔薇雅察觉到了那无比熟悉,在白塔五百年的沉睡中让她日思夜想的气息。

        “夏亚哥哥?”

        她猛地站起身子。

        凝固的黄昏再一次开始了涌动,一段虚幻的光阴长河在那黄昏中若隐若现。

        几个呼吸之后。

        “小艾,我的小艾!”

        “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给我来个爱的抱抱。”

        艾若拉的膝间,夏亚的身体猛地跃起。

        然后,一把将艾若拉对面的席尔薇雅搂进了怀中。

        “等等,小艾你怎么不是钢板了?手感和席宝这么像,难道你终于开始发育了吗?”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