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诀别之时已至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诀别之时已至

        漆黑的夜幕之下。

        冠冕狮鹫发出了急促的尖啸,巨大的黑鹫之翼不断地拍打,破开了长空。

        在它巨大的脊背上,伊莎黛拉手握圣剑,黄金的光辉从圣剑之上溢出,加持在了这只帝皇阶冠冕狮鹫的形体之上,让其爆发出了远超往日的极速。

        化为了一道宛若黄金般的流星,向着百里外的终结之谷疾驰而去。

        “十分钟,还有十分钟。”

        她抬眸看向终结之谷的方向。

        她本人并不是感知和侦查类的专精,所以没法像崔斯坦那样具现出具体的画面。

        但是,身为传奇,伊莎黛拉的精神力却也足以感知到百里外的大致情况。

        就在刚才,她分明感知到了,有传奇交战的气势在终结之谷处爆发了起来。

        该隐他……居然真的有抗衡传奇的能力?

        这让伊莎黛拉有些茫然,不过还是心中一喜。

        但是没过几分钟,她便感知到,那种传奇交战的波动,缓缓黯淡了下来。

        最后,重新复归了平静。

        这也让伊莎黛拉的心中一沉。

        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战斗结束了……

        该隐落败了。

        不过,她的心中却还是怀揣着微弱的期望。

        也许该隐只是逃走了,毕竟先前他也展现过极为惊人的自保能力。

        甚至,哪怕该隐懦弱了,选择主动向伏提庚投降,成为了那位卑王的俘虏,那也没什么所谓,总归还是存有交换回来的希望。

        只要——

        不是那个伊莎黛拉不愿意去思考的结局,那便足够了。

        可是。

        下一个刹那。

        冠冕狮鹫的身形忽然在空中急停。

        然后,发出了惊疑不定的尖啸。

        “怎么了,格里芬?”

        伊莎黛拉的传奇威压展开,强行抚平了这只冠冕狮鹫的慌乱情绪。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只陪伴她长大的狮鹫,流露出如此惶恐不安的神情。

        但是紧接着,伊莎黛拉便知晓了,自己这只冠冕狮鹫如此惶恐的缘由。

        她微微抬眸。

        然后,便看见了那远天之下,坠落而下的光之枪。

        铮——

        似乎是受到了那柄与自己同为星造武装的圣枪,完全解放拘束的刺激那般。

        伊莎黛拉手中的圣剑爆发出了无比耀眼的光辉,与远天之上的光之流星遥相辉映。

        最后一道枷锁与封印破碎。

        伊莎黛拉只感受到自己的第七魂约中,忽然传来了无比庞大,无比炙热的古老神秘。

        那般凝聚了一整个世界祝福的加护,让她的精神力不断充盈,继而破境。

        然后,推动着她一鼓作气地,直接破入了传奇的位格。

        抵达了王座的界限。

        这是她这几年来所一直梦寐以求,不断追逐的目标

        但是此时此刻,目标真正达成的那一刻,伊莎黛拉的内心中却没有半点的欣喜。

        她感觉自己的内心有些压抑地说不出话来。

        然后,仅仅只能沉默地,看着远天之上那道星辰坠落的轨迹。

        以引力为弓弦,自这颗星球的近地轨道之上发射的圣枪——

        跨越了近地轨道的真空,穿透了大气与云层,超越了魔网与物质位面法则的束缚。

        撕裂空气,掀起风暴。

        自天穹之上坠落,宛如灭世的赤炎。

        然后——

        笔直地,没有丝毫偏差地命中了目标的所在地。

        伏提庚,弗兰德,还有那卑王麾下,包含着深渊魔物的万军所在的——终结之谷。

        ……

        声音消失了。

        紧随其后消失的是色彩。

        世界变得寂静无声,仅剩下那喷涌而出的炙热星芒。

        光在奔流。

        光在咆哮。

        奔流的光辉激荡起无数个旋涡。

        不论是血肉,魔力,亦或者是金属,砂石,亦或者是缠绕着深渊气息的魔物,传奇的至强者……

        一切的一切,皆在完全解放,展露出真正威严的圣枪——那锚定世界的尽头之塔,连结大地的风暴之锚面前,宛若草芥一般被湮灭。

        万物都被贯通、吞没,向着遥远的夜空彼岸。

        然后,爆炸。

        光之印被印刻在了天幕之上,将小半個艾斯嘉尼亚的夜空都为之照亮。

        紧接着。

        从遥远的远方

        稍迟一步的爆风也抵达了这片荒原。

        吹散了云朵,摇动着房屋,翻折了山林,震撼大地,席卷而过。

        暴乱的流风吹散了伊莎黛拉女扮男装的发箍,那银白色的长发在夜空中随风飞舞,可她此刻却丝毫没有闲心去理会。

        在伊莎黛拉的感知中——

        终结之谷的方向。

        无数道原本磅礴强横,浩瀚如海沙的联军与魔物气机,此刻却宛若冰雪一般,消融在那自天穹坠落的光束之中。

        千军万马,便这样随风,化为了漫天的尘埃。

        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生命存活的踪迹。

        “高悬于天际尽头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自帷幕之上落下的——”

        “凝固的神罚。”

        直到此时此刻,伊莎黛拉方才真正知晓了,那「执剑者」,还有「悬天之剑」名号的由来。

        而「黑骑士」该隐。

        便是那位初代的执剑人。

        向着卑劣的王者与来自深渊的群魔——

        自天幕之上,降下了天谴的审判之枪。

        ……

        “终结之谷究竟发生了什么?”

        “弗兰德背叛了?可是那种波动却又是什么?”

        艾斯嘉尼亚的王城。

        王座之上,伏提庚的本体脸色煞白。

        他感觉到自己利用圣遗物和一只宠兽分化出去的半身,此刻忽然失去了联系。

        换句话说,就是嘎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

        就算是那位骑士王突破了传奇,持有着圣剑,连带着弗兰德一同反叛。

        他的半身也绝不会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去,甚至连一丝传递回情报的机会都没有。

        ……

        王城的百里之外,晨曦教廷。

        红衣大主教的面容也同样一惊。

        在他的锁定之中,分明察觉到王都之中那位卑王的气息骤降。

        由原本触及半神界限,在霎时之间降低到了普通传奇的水准。

        是突破失败精神力走火入魔了,还是故意伪装引诱我出手?

        红衣主教的思绪只是刚一升起。

        下一刻。

        他的目光,便连同艾斯嘉尼亚全境当前所有还苏醒着的居民一起。

        投向了,那道从天国降临尘世的光之柱。

        紧接着。

        “艾斯嘉尼亚的诸位。”

        “我是「晓」的创始人,该隐。”

        那朦胧却平静的声音,忽然响彻整个艾斯嘉尼亚的全境。

        这是夏亚利用晓组织,花了半年时间在艾斯嘉尼亚全境的绝大部分村庄与城镇,皆刻印下的隐秘投影法阵。

        此时此刻,第一次发挥效用。

        于是,他的话语,伴随着那天谴的光柱一起,被艾斯嘉尼亚境内的万民所听闻。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也亦是最后一次见面。”

        夏亚的声音并不大,却在此刻贯穿了星空与大地。

        “我想要告诉各位的是……如今民不聊生,饥寒交迫,战乱四起的灾厄乱世,只是暂时的。”

        “这漫漫长夜,并非没有终点。”

        “如果这方世界没有光亮,那我愿意以自身为薪柴,成为照亮这无星长夜的炬火。”

        “这方天谴,便是我所留下的拂晓之光。”

        夏亚的话语微微顿了顿。

        “今日,我虽身死。”

        “但是,那晓组织的真意,却不会随着我死去而消亡。”

        “只要你们的双眼还没有习惯黑暗,还残存着一丝对于光明的向往,那么,你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该隐,成为照亮这方世界的拂晓。”

        “一个该隐倒下来了,却会有千千万万个该隐再次站起来。”

        “所以……”

        “诸位,无论如何,都别恨自己出生在这个时代。”

        “还请等待,并心怀希望。”

        “在这极黑的夜里,你们永远不会独行。”

        “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下一个刹那。

        伴随着宛若水波一般的虚幻光幕。

        万千道相同的影像,在无数艾斯嘉尼亚子民的眼前映射而出。

        那是一方梦幻的国度,理想之乡。

        秩序井然,人民安居乐业。

        生产业高度发达,即便是最穷苦的农户也能穿上华丽的丝绸衣衫,吃上饱饭。

        染上疾病也不用再去教会请求牧师医治,而是随时随刻都能购买到廉价的药品。

        哪怕是贫苦人家的孩子,也拥有着识文断字,进行启蒙教育的资格。

        而哪怕是传奇强者的子嗣,一旦犯罪,也与平民同罪。

        ……

        伊莎黛拉立足于冠冕狮鹫之上,感知着远方一个村落内映射而出的画面,微微有些恍惚。

        这样的理想乡——

        她似乎,曾经在另一个地方见过。

        然而,下一刻。

        伊莎黛拉听到了身下的土地上,传来了马匹疾驰的飞扬之声。

        “王。”

        高文从马匹上跌落,灰头土脸,显得狼狈异常。

        但是,他却依然仰望着伊莎黛拉,面露惶恐与不安。

        “我从该隐冕下的房间木桌之上,找到了一封他亲笔书写给你的书信。”

        “该隐给我的信?”

        伊莎黛拉接过那枚纯白的信封。

        随即,她的那双美眸微微收缩。

        信件的扉页上,赫然是一行文字。

        「王」

        「我想,我们诀别的时刻,到了。」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