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圣枪,拔锚

第一百二十六章 圣枪,拔锚

        “将死之人,在这里当跳梁小丑吗?”

        金属囚笼之中,血族亲王弗兰德看着外面的夏亚,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杀意。

        先前那势在必得的「心脏掌控」居然失手了,让他不由有些诧异。

        但是很快,在后续的交战之中,弗兰德便自认为自己已经摸清楚了该隐的底牌。

        失去了那尊漆黑机体的护卫,对方在自己面前,也不过是手拿把掐的存在而已。

        等到自己从囚笼中破封而出,将他抓捕,一定要仔细地研究一下对方。

        明明是一位人类,却能够强行承受下心脏破损的伤势还和个没事人一样……这种异常之处,不由令这位血族亲王产生了一些联想。

        有关于那位黑之姬,有关那座千年城的联想。

        ……

        金属囚笼外的荒凉大地之上。

        夏亚平静地伫立着,任由穿越终结之谷的暴风将他的晓之长袍吹拂地猎猎作响。

        人善智而妖擅力。

        论及魔力总量的积累,论及体魄的强横。

        作为青铜种族的人类,不论是寿命亦或者是力量,都远远无法与纯血巨龙,恶魔,圣灵这样天生便被世界法则所眷顾的白银种族与黄金种族相提并论。

        而若是要弥补上这一层缺陷,便唯有将自己的生命层次升华,开始向着神话生物的方向转变。

        放弃自己作为“人”的身份,遗弃人性……而是收容神性与权柄,踏上为“神”的道路,也亦是所谓的成神之路。

        这也是一直以来,绝大部分踏足了传奇位阶的人类强者,最终所做出的选择。

        可是,在西大陆的历史中,却总有些人怀抱着某种别样的坚持。

        不愿成为“祂”。

        而只愿去做“他”与“她”。

        这无疑是更为艰难困苦的道路,放着有无数范例与模板的康庄大道不走,而去选择一条更为崎岖,连前路都难以看清的幽暗小道,这是愚者的行径。

        但是,夏亚的身旁。

        却也从来不缺乏这般,连趋利避凶这种生命的本能都不愿去遵守的愚者。

        比如舍弃了「冬之花」家族独女的身份,放弃了光明的前景和优渥的待遇,也要跟随在他身旁的小艾。

        比如将自己埋葬在了那座纯白的高塔中,不愿踏上成神之路,等待了夏亚五百年的席尔薇雅。

        再比如,自己在黑塔的那位金精灵老师……

        “大家,都是些傻子啊。”

        夏亚无声地笑了笑。

        “那么,便让我来确认一下吧。”

        “源自于我这位愚者的智慧,究竟能够做到什么地步。”

        在道出这句话的同时,夏亚那双漆黑眼眸中的光影消弭。

        月读发动。

        将脑海中属于个人的所有感情都短暂屏蔽,而仅仅只剩下了冰冷的,纯粹到了极致的理性。

        紧接着。

        下一个刹那。

        信息锁被解除。

        万千道繁琐的信息流,透过结衣与自己的魂约,涌入自己的精神海洋之中。

        天基轨道炮。

        或者说,天基动能武器「天巡者.达摩克利斯之剑」

        从天穹之上,以引力为弓弦,落下审判之杖。

        这便是夏亚为自己所准备的底牌之一。

        只是,倘若天基动能武器所装载的弹药只是单纯的钨棒,纵然有着诸多魔导法阵的加持,那么其破坏力充其量也只是砸出个大坑而已,威力未必能杀得死传奇。

        所以,这一次终结之谷中,那属于黑骑士该隐的谢幕演出——

        夏亚原本准备动用的,是他所准备的另一件外置构装物「幻想崩坏.灵子裂变」。

        只是,小艾却给了他一個惊喜。

        并非是以普通的钨棒或者是合金材料作为箭矢,而是——以一件星造武器,由世界法则所孕育而出的圣枪作为弹药。

        而且,还不是现实时间线中,那因为亘古岁月的流逝而陷入了封印与拘束,威能十不存一的圣遗物形态。

        在这个旧纪元的终末,灾厄混乱的乱世之中。

        圣枪的拘束,也要远比未来那个稳定的秩序世界所微小的多。

        ……

        夏亚的眼中,一枚枚微小的定位与遥控符文正缓缓旋转着。

        与那漆黑压抑的天幕之上,正沿着星球的近地轨道进行公转的魔导具遥相呼应着。

        “亚空间巡航用魔导装具——识别代号「剑鞘」,变轨成功。”

        “发射姿态调整完毕。”

        “天谴之剑,弹药装填确认,自检完成——”

        “空间辅助定位术式——「海瑟薇.维度坐标」启动完成。”

        “开始进行坠落轨迹计算……”

        刹那之间,庞然的信息流冲刷向夏亚的大脑。

        倘若放在科幻电影之中,天基动能武器的轨迹计算与修正,往往需要用到超级计算机的辅助。

        毕竟,这样的轨道计算,哪怕只存在着极其细微的误差,但是放大到星球尺度之上,却会在最终造成极其巨大的偏移。

        然而,此时此刻——

        在夏亚不计代价地将结衣的「火种源」级别提高到「超凡入圣」之后,在结衣的辅助之下,那些繁琐复杂的数字,却在夏亚的精神海洋中被尽数处理。

        一行行复杂繁琐的算式在夏尔的精神海洋中生成,然后消失。

        反反复复,不断循环。

        而一项项误差,一项项偏移的可能性,就这样在那循环往复的计算下一点点地消解。

        一步一步地。

        将运算的最终结果,导向那唯一正确的答案。

        ……

        轰——

        伏提庚那冲击金属囚笼的动作忽然一顿。

        作为传奇,他感觉到自己的灵性忽然出现了预警。

        那是危机的警兆。

        可是,这片大地上,又有谁能让他产生这样的警觉预感?

        凭什么?

        他扫视着四周,却始终没有发现那份灵性预感的来源。

        该隐的战力他早已确认,那漆黑机甲下短时间内与传奇对抗的表现便已经是极限,更何况他如今的机甲已经破碎,不足为惧。

        他也确实察觉到了在数百里开外的方位,隐隐约约间,有一道传奇威压正在靠近。

        应当是那位骑士王。

        可是,以对方的速度,抵达这里也足足得有十分钟才对,而且就算那位骑士王似乎有所突破,伏提庚也并不畏惧。

        他才是这片大地上的王者,对方只是叛党,自己的半身来到这里,本就是要将一切反叛军所肃清的。

        难道……

        是弗兰德?

        伏提庚眯起眼睛看向身旁的那位血族亲王,若要说自己可能出现的危机,那么便唯有对方了。

        倘若在自己与那位骑士王作战的关键时刻,对方突然反水背刺,那自己在被偷袭重创的情况下,靠一具半身以一对二,恐怕还真有些危险。

        如此想着,伏提庚不动声色地在心中暗暗对弗兰德提高了戒备。

        说起来,血族的这次插手本就透着种种古怪,尤其是对方口中的那位「黑之姬」,就连朱红之月都被惊动了,但他自己作为这片土地的王者却从未听闻。

        然而,下一刻。

        伏提庚却忽然看到,眼前的该隐微微抬头。

        那面具之下的黑眸中,一枚枚旋转的符文忽然光芒大放。

        精神海洋之中,宛若怒涛一般奔流咆哮的运算忽然一顿。

        然后,精神海洋之中那一切的数字,一切的字符,无数的计算模型——

        都在顷刻之间消弭。

        仅余下了,那唯一正确的轨迹。

        “轨道运算完成。”

        “误差验算完成,轨道校正完毕。”

        “达摩克利斯之剑自检完成。”

        “进入发射确认程序。”

        感受着脑海中,终于完成了轨道验算的结衣,传递而来的诸多信息。

        夏亚也顺着艾若拉分享给自己的那丝微弱灵感,缓缓感受着星穹之上,那被装载于魔导装具「剑鞘」之中的,那柄黯淡无光的圣枪。

        然后,遵循那份跨越了星界与主物质位面的共鸣。

        诵咏出了解开圣枪拘束的解放词。

        “剥开世界表层,隐匿于其下的真实。”

        “其为撕裂天空,连结大地的风暴之锚。”

        “于止境绽放光辉。”

        刹那之间。

        在那高远的星穹之上。

        原本黯淡的骑枪,此刻,却有光束在流淌,在汇聚。

        宛若树的枝叶与线条,照亮了那深邃幽寂的星海。

        不论是圣枪亦或是圣剑,皆是由世界所创造,只有救世的英雄方才能够握持的武装。

        而此刻,正是纪元的终末,最为黑暗压抑的乱世。

        也正因如此,此刻所闪耀的,也亦是解开了一切拘束与限制,作为世界尽头之塔的至高光辉。

        刹那之间,有数道高远的视线从星界的上空垂落,讶然于圣枪的莫名苏醒。

        然而,不论是谁。

        天使,半神,亦或者是真神,都已经无法阻止即将发生的一切。

        千分之一个呼吸之后。

        “圣枪,拔锚。”

        光之塔刺穿了天幕,跨越了星海的分界。

        脱离了剑鞘,激射而出。

        ……

        伏提庚猛地抬头。

        他感受到什么东西要降临了,明明听不到声音,却能感受到那灼热的光亮。

        下一个刹那。

        他便在星穹的尽头,看见了那划破了夜空——

        向着头顶坠落而来的星光。

        ………………

        ps:

        两连更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