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黄金黎明(二合一)

第一百零六章 黄金黎明(二合一)

        纯银的骑枪与黄金之剑交相辉映。

        在这一刹那,有某种古老的神秘溢散而出,带着亘古深邃的悠远气息。

        在那古老的神秘面前,夏亚分明感受到,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那些宛若星辰光点般的时之砂也不再晦暗死寂。

        而是闪烁了起来,宛若真正的星辰大海。

        这就是最顶尖的圣遗物吗?

        仅仅只是复苏的些许气机,便已经涉及到了时空间的规则领域。

        夏亚看着那具现而出的枪与剑,心中也大致有所猜测。

        好歹先前为了寻找苍庭古国的遗迹,夏亚也算是个半吊子的考古学家,之后更是当上了帝国的执剑者。

        对于弗雷斯塔帝国的历史,夏亚还是有所耳闻的。

        自然更是了解,曾经被那位「骑士王」所持有的,断钢圣剑与风暴骑枪的传说。

        当然,既然是存在于古籍和吟游诗人口中的古老传说,那其中究竟有多少编造的成分,自然也就不好说了。

        反正当时夏亚看到什么“不毁的极光”,“由星球锻造的圣剑”,“世界尽头之塔”,“锁系星辰的风暴之锚”之类的描述时候,是一脸懵逼的。

        他会给艾若拉所契约的那柄古代圣遗物宠兽命名为“伦戈米尼亚德”,也正是参考了这个传说,想着碰瓷一下逼格。

        不过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夏亚也逐渐对小艾所契约的圣遗物真实来历产生了怀疑。

        毕竟圣遗物类型宠兽的真实价值极难判断,真要论上限可以说无穷高,西大陆的历史早已断绝,如果是某件来自于好几个纪元前神话时代的圣遗物,那种族等级也许都已经超越了七阶,向着半神或是王座靠拢了。

        但倘若只是普普通通的四五阶刀剑兵器,单纯是靠着漫长的时间熬上来成为的圣遗物……那潜力就极为一般了。

        动物类宠兽存在着进化这一说法,哪怕是最低阶的花粉虫也未必没有机会进化为真正的流星龙,可圣遗物的上限直接决定于其前身,纵然可以一步步复苏,但想要超越原初的形态却是难上加难。

        所以绝大部分情况下,圣遗物类型宠兽在前中期的优势极大,但是等到了御兽师逐渐步入高阶,这种优势便会迅速减小,甚至被反过来超越。

        但艾若拉不同。

        明明夏亚自身的御兽师天赋可以用惊才绝艳来形容,更有着统子的辅助,自身也算是修炼勤奋的类型。

        但艾若拉居然从始至终都能跟上他的脚步,每次夏亚通过统子的任务奖励完成了实力的跃迁,她都能紧随其后。

        甚至论及正面战力,除非夏亚用出某些一次性的氪金能力,艾若拉还要在他之上。

        这就很值得深思了……

        有句话是怎么讲来着?

        能够和氪金战士抗衡的,只有欧皇。

        不会自己随口帮小艾的宠兽取了个名字,最后还真的言出法随成真了吧?

        这样的怀疑在夏亚心中保持了很久,直到现在伊莎黛拉本人出面,基本上算是给出了石锤。

        能够唤醒那柄圣剑的圣遗物,其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虽然先前就有所猜测,不过没想到,那柄圣枪居然也重出天日,而且认主了。”

        伊莎黛拉那双赤红色的美眸注视着那柄银枪,良久之后,方才重新看向了艾若拉。

        “也许艾若拉小姐你还不太清楚……”

        “但是,作为与圣剑齐名的圣枪,伦戈米尼亚德在完全复苏后的种族等级,已经超越了普通传奇的界限。”

        她的话语微微顿了顿,方才再次开口:“民间有些流言或许言过其实,在其实那些传说中的绝大部分都是真的……”

        一边说着,伊莎黛拉的目光锁定在艾若拉的脸庞上:

        “作为风暴化身的岚之锚,完全复苏情况下的伦戈米尼亚德,其中所蕴含的神秘足以让你通过反馈,一举晋升传奇。”

        “甚至借此跨越王座的界限……也并非不可能。”

        由这位第二皇女口中所说出的话语,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动摇。

        有机会跨越王座的界限。

        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哪怕是先前的夏亚,在大部分人的眼中,也仅仅只是传奇种子而已。

        但饶是如此,各种邀约便已经纷至沓来,不论是伊莎黛拉邀请他成为执剑者,亦或者是博尔吉亚家族的联姻,其实都是对于夏亚未来所进行的投资。

        而艾若拉只要成长起来便有机会跨越王座界限,这個消息一旦流传出去,必然会引起渲染大波,不知道多少超凡势力会不择手段地对其进行拉拢,甚至直接许以未来首领的地位。

        现在的西大陆可不是灾厄大地时期圣者多如狗,传奇遍地走的版本……每一位传奇都是高高在上,足以开辟国度的一方诸侯,就更不用说传奇之上的王座了。

        然而,面对伊莎黛拉的注视,金发少女却只是带着些许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在展示完自己的圣遗物后,她便迅速将伦戈米尼亚德收回,重新将注意力投入了眼前未曾吃完的餐后甜品,那方小小的提拉米苏蛋糕之上。

        她手握着小巧的银勺,不断将甜品送入口中,时不时还递向身旁的夏亚……仿佛在艾若拉的眼里,第二皇女口中那个足以让西大陆掀起轩然大波的消息,还没有与夏亚分享甜点来的重要。

        倒是夏亚的眼睛亮了:“皇女殿下也获得了圣剑的认主吧?”

        “嗯。”

        “既然如此,那想必皇室里也有不少用于复苏古代圣遗物的超凡资源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分给小艾一点。”

        “小艾是我的人,而我又是帝国的执剑者。”

        “四舍五入一下,也算是为帝国培养力量了。”

        第二皇女看了看艾若拉,又看了看夏亚。

        良久之后,她方才微微摇了摇头,打消了先前心中所升起的招募之意。

        原本的话,先皇的圣枪复苏,那她作为帝国皇室,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放弃将圣枪的契约者招募入麾下的。

        只是在高处的房间里,目睹了那场誓约之殿晚宴的全过程之后……伊莎黛拉方才稍稍理解了那位金发少女与夏亚之间的关系。

        远非先前她所猜测的侍从,朋友或是女仆,恋人……

        这是外人所无法动摇,也亦绝无插足可能的羁绊,超越了生死。

        “也是。”

        “说起来,虽然执剑者与皇室是合作者的关系。”

        “但是真要算起来,这场晚宴下来,我其实亏欠了你许多。”

        伊莎黛拉微笑着摇了摇头。

        她先前为了复苏圣剑,确实准备了相当之多适用于复苏古代种与圣遗物的高阶超凡素材。

        只是如今圣剑已经基本复苏完成,只差最后的临门一脚,那些素材也就成为了盈余。

        当然,说是盈余,但其实这种高阶进化材料根本不缺买家。

        但夏亚对她的帮助,却远超于此。

        若非是夏亚拒绝了博尔吉亚家族的婚约,那皇室的声望都要在昨天一落千丈。

        而且若非是夏亚的存在,席尔薇雅这位白塔之主也根本不可能出手重创古德里安。

        一位王座级御兽师的出手,这可远不是金钱能够换来的。

        可以说,完全是依靠夏亚的一己之力,方才颠覆了这场很可能决定整个弗雷斯塔帝国未来命运的晚宴结局。

        “我会让人把皇室宝库内多余的材料都送过来,虽然不足以弥补先前的亏欠,但也算是展示一下我的诚意了。”

        一边说着,这位第二皇女的话语中微微带上了几分柔和:“不论出于何种目的,但是你能够在晚宴上拒绝那份婚约,都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哪里的事。”

        夏亚大义凛然地摆了摆手:“帝国是我家,建设靠大家,比起那些整天想着搞事还和我有仇的旧贵族们,我当然还是更支持皇女殿下您一点。”

        好歹也是自己的金主大大,表面工作当然不能落下。

        虽然从理论上来讲,自己已经傍上了席尔薇雅这条大白腿,还是嫁妆自带一整座白塔的超级富婆。

        而夏亚其实也从来都是标准的实用主义者,丝毫不介意恰富婆软饭。

        但关键在于,夏亚的能力体系比较特殊。

        有着系统,尤其是新开放的时之砂商城的存在,除了少数情况以外,夏亚并不怎么需求现实中的超凡资源和材料,他所需要的时之砂只能通过完成任务来获得。

        真正的吃资源大户,其实是小艾。

        夏亚早已经在心中下定了决心,绝不让小艾受委屈,她投靠别的势力该有的待遇自己这一分也不能少。

        但圣遗物这玩意,要想加快复苏进度……除了随缘干等,便唯有不计代价地砸钱。

        尤其是现在知晓了小艾第一魂约那圣枪的来历之后,其后所预计的资源投入就更是恐怖惊人了……那可是王座级的潜力,真到了那个地步,夏亚在黑百合区的这点产业哪怕全部变卖了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哪怕夏亚能接受自己被大富婆席尔薇雅包养……但用一个深爱着自己的女人的钱,去养另一个女人……

        真要这样么干了,那夏亚真有点担心自己啥时候就会迎来诚哥同款柴刀结局。

        「夏亚哥哥,其实我并不介意你用白塔的钱去养成小艾哦?」

        「只要……给我一点补偿就行了。」

        就在夏亚思绪发散,胡思乱想的同时。

        他听到了悦耳的声音,在自己的心灵深处响起。

        夏亚有些僵硬地抬头,却看到身旁那位银发的魔女正用素白的手腕托着下巴,巧笑嫣然地看向自己。

        读心术?

        不对,这里不是灵界。

        哪怕是传奇也不可能跨越认知壁垒,直接洞悉到他人心思……

        这只是席尔薇雅以王座御兽师的强大分析能力,从我和伊莎黛拉刚才的谈话以及诸多微表情中,猜测出了我此刻的心中所想。

        该死,难道王座级御兽师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好像还真可以为所欲为,那没事了。

        夏亚将自己的表情管理加强了几分,在心中长叹了一口气。

        至于席尔薇雅的提议,他就当做是耳边风了。

        先不说自己作为男人的自尊心说不说得过去,单是那个“一点补偿”,就让夏亚有些ptsd了。

        现在的席尔薇雅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稚嫩的小女孩了,进攻欲望高的吓人。

        万一到时候在小艾面前直接再来上一次白学世界名画,天知道自己又得跪多少天的搓衣板。

        ……

        “那么,时间也不早了……”

        “虽然朴素,但确实是颇为温馨的一餐,多谢款待。”

        伊莎黛拉从木椅上站起了身子,重新穿上了那件黑红相间的黑鹫军服。

        她推开了门关的大门,街道上铭刻着黑鹫金纹的马车已经等候多时。

        “对了,奥古蒂娜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皇女回眸,看向夏亚。

        奥古蒂娜吗?

        夏亚回想起了那位在暗影议会中有着一面之缘的夜之女王。

        之前那次见面时,他便隐约觉得对方有些不对劲。

        而且这一次,奥古蒂娜更是违背了暗影议会一直以来的中立立场,直接杀死了古德里安。

        不过不论如何,至少从目前的表现上来看,那位夜之女王对自己这一方还是保持着善意。

        “她说了什么?”

        “我知道你们在怀疑圣庭,但是,并非圣庭,至少,并非是圣庭的全部。”

        “还有,小心「黄金黎明」。”

        伊莎黛拉一字一句地复述:“以上就是她让我传话的全部内容。”

        “锡兰的事情我其实一直有在追查,那封信确实是古德里安本人的意思……由博尔吉亚家的大管家里尔亲自送出,与通缉犯沃里克完成了交易,全程只有这三人知晓。”

        “但这其中其实还是存在着疑点……而最大的疑点,便是古德里安的动机。”

        “想要夺取冬之花的誓约之棋,以及八大誓约家族之一的权力……确实可以说是古德里安的动机之一。”

        “但是为了这点利益,真的值得让他们与一位通缉犯合作吗?冬之花确实已经没落,势力局限于锡兰,对博尔吉亚家族并没有什么威胁可言。”

        “而和教国的通缉犯合作,此事一旦暴露,将会影响很大,甚至让博尔吉亚家与圣庭原本不错的合作关系都就此中止。”

        第二皇女那赤红色的眼眸里闪着清冷的光。

        “我原本猜测,这可能是教国圣庭和博尔吉亚家族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让古德里安和沃里克充当双重的白手套,借助覆灭锡兰的暴乱,以此来动摇帝国。”

        “但现在看来,可能并非这么简单。”

        (本章完)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