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这个故事,并不像书中写的那般完美

第九十五章 这个故事,并不像书中写的那般完美

        那突如其来的话语,让希斯妲丽娅在刹那间愣在了原地。

        而夏亚却并未再去理会对方,而仅仅只是侧头看向身旁的那位「银狐」里尔。

        “对了,博尔吉亚家族答应给我的惊喜呢?不会忘记了吧?”

        “夏亚少爷多虑了。”

        那满头银丝的大管家微笑着回应了一声。

        虽然有些疑惑夏亚与自家小姐的传音,不过想来应该是些婚约者间的悄悄话而已,里尔也未曾太当真。

        他挥了挥手。

        下一刻,两位气势沉凝,皆有着大师实力的中年男人迈步而出,押着一个枯瘦的中年男人走出。

        他的面容灰白枯槁,被囚服所遮掩的双手上,挂着一双厚重的秘银镣铐,镣铐上铭刻着一道又一道繁复的阵纹。

        这是炼金科技当前的最高杰作之一,每一具镣铐皆由数十斤的深海沉银所制成,价格超过了五万莱茵金币。

        而其功效也对得起它的价值。

        它可以,封锁被囚禁之人的精神力。

        传奇之下,哪怕是称号级的御兽师,一旦被这具秘银镣铐所拘束,那么便连自己的魂约都无法沟通,更无法召唤宠兽……除了依靠着魂约反馈的身体素质以外,和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再也没有了区别。

        而这具秘银镣铐所囚禁的囚徒,其身份也足以匹配这具镣铐的价值。

        殿堂内再次掀起了巨大的哗然声,远比此前更大的哗然声。

        每个人都认得这位囚徒的身份,因为在不久之前,来自于教国的通缉令还遍布整个帝国北地的大街小巷里。

        教国的叛徒,「荒狼」沃里克。

        而相比于他作为六环御兽师的专有称号,沃里克还有个更为可怖的名头——

        「锡兰屠城者」。

        八年前,正是他卡在北地兽潮暴动,冬之花家族的族长,那位凛冬伯爵重伤之时……发动了袭击,将那个名为锡兰的边陲小城化为了废墟。

        再加上接连两次的北地兽潮,整个锡兰中都近乎无人生还,直到最近才传出了夏亚是锡兰幸存者的消息。

        “当初锡兰的惨剧之后,帝国与圣庭皆震怒,而沃里克也知晓自己惹下了大祸,于是匆忙逃离了文明疆域,进入了失落领域,并就此隐姓埋名。”

        “但是——同为八大誓约家族之一,博尔吉亚家族从未忘记当初的盟约。”

        “这些年来,我们日日夜夜派遣人手寻觅,终于找到了他的线索。”

        “数日前,家主亲自动身,还有族内数位称号级的长老配合着一起出手,将这位通缉犯缉拿归案。”

        里尔看向夏亚,面色诚恳:“我知道,夏亚少爷亲身经历了那场家族被屠灭惨剧。”

        “对您而言,肯定无时无刻不想着复仇。”

        “所以,这便是博尔吉亚家族所答应给您的惊喜……将当初屠灭锡兰的元凶带到您的面前。”

        “而现在,夏亚少爷,您亲手复仇的机会到了。”

        啪——

        高处的房间中,伊莎黛拉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古德里安卿,你们这次的手笔不小啊。”

        “毕竟是在殿下的眼皮子底下抢人,那当然是要给足诚意。”

        “他的那些闪光点,不止是殿下,我们博尔吉亚家族也同样看在心里。”

        “在没有大贵族作为后台提供资源的前提下,仅仅凭借着一己之力走到了今天这般地步……对常人而言难如天堑的传奇之槛,对他而言应当不成问题。”

        “我所看中的并非只是他那「冬之花」的出身,更重要的,还是他这个人。”

        “希斯妲丽娅将来会接手我的家主之位,但她已经成为了圣者候补,未来会主要在圣庭发展。”

        “所以,她也确实需要一位伴侣帮她打理帝国这边的事务,我是真心在为自己找一位女婿。”

        古德里安微笑着抿了一口茶水:“而这,便是朱红蔷薇向夏亚所给出的诚意。”

        那嘈杂的议论声再次升起。

        没有人想到博尔吉亚家族居然会为了区区一位婚约者,耗费上如此之大的手笔……

        那可是去抓捕一位称号级的强者,还是在失落领域之中进行的抓捕,其难度何止翻上数倍。

        于是,一时之间,万千的目光同时汇聚在了夏亚的身上。

        还有,那被两位甲士所松开,跪倒在地的「荒狼」沃里克之上。

        看着面前那在秘银镣铐下面色枯槁,始终未曾开口的中年男子。

        只是一眼,夏亚就认出了这道身影。

        八年之前的那个暴风雪之夜,夏亚就躲在一道冰川上的冰脊后方,目睹着眼前之人走进了锡兰的领主府中。

        半个时辰后,冲天的大火与黑烟,将整个锡兰城所淹没。

        并非是滥竽充数,也并非是随手找了个替罪羊出来顶罪,也不是什么改变容貌的炼金道具……

        眼前之人,无疑就是那位覆灭锡兰的元凶。

        里尔所说的没错,博尔吉亚家族真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夏亚沉默地从腰间,举起了那柄银白色的枪铳。

        “我知道,你们所有的人都在期待这样一个故事。”

        “年幼的贵族少爷被人灭门,只有一人幸存……”

        “于是他发愤图强,得到了名师指点,得到了贵人的赏识。”

        “最终他杀死了那个恶徒,迎娶了贵人家的白富美千金,走上了人生巅峰。”

        夏亚的声音,便这样平静地在整个殿堂中响起。

        “这确实是个完美的故事,因为书里面都是这样写的,被夺走皇位的王子远走他乡,积蓄力量然后夺回正统。”

        “神选的勇者一步一个脚印,找到了尘封的神器,招募来了强大的队友,最后打败了恶龙,和解救出的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被奸人陷害入狱的男人逃出生天,找到了隐世的宝藏,以全新的姿态让那些背叛者们追悔莫及。”

        “我自己其实也很喜欢这样的故事,《哈姆雷特》、《基督山伯爵》都是这样受读者们欢迎的模板结构。”

        夏亚的手腕微动,将「海蓝审判」的枪口,对准了那跪倒在地的人影。

        整个殿堂中寂静无声,等待着夏亚完成复仇的瞬间。

        誓约之巅的最高层、南方监察使的侍从休息处、漆黑的夜幕深处、星界之上……

        不止是那些普通的参会者。

        夏亚感受到,有几道高远的视线,同样也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过如今的夏亚,却没有去细究这些视线的闲心。

        此时此刻。

        只要他扣动手中海蓝审判的扳机。

        那么这个被万人所期待的故事,便将划上一个完美的句点。

        他会成为博尔吉亚家族的女婿,坐拥数不清的财富地位与美丽的妻子。

        而博尔吉亚家也将获得一位传奇苗子,并且顺势收拢那八大誓约家族之一的权势。

        每一方都皆大欢喜,除了罪有应得的恶徒……

        还有,那在唯一的知情者死后被掩埋的,无人知晓的真相。

        砰——

        海蓝审判的枪口迸射出火光,子弹疾旋着,向着沃里克的眉心射出。

        “看来这一局是我赢了,殿下。”

        最顶层的房间里,古德里安的话语响起。

        伊莎黛拉那双赤红的美眸中闪过一丝失落,却没有再说什么。

        这是博尔吉亚家族那摆在明面上的阳谋……对方所付出的诚意,确实远比自己所给的那点小恩小惠更多。

        她想不到夏亚拒绝的理由。

        但是,下一个刹那。

        那枚高速旋转的子弹,却在触碰到沃里克的眉心时碎裂了。

        这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变故。

        一位常态的称号级御兽师防御下一枚子弹当然没什么好稀奇的,可是此刻的沃里克分明被深海秘银镣铐所囚禁了。

        沃里克本人也不是什么肉体强化流的御兽师,没有那种以人类肉身硬抗子弹的本领,失去了魂约与精神力的加持,一枚最普通的子弹都足以要了他的命。

        万分之一个呼吸的间隔后。

        那破碎的子弹化为了殷红色的液体,在沃里克的眉心汇聚,映射出妖异的红色。

        下一刻。

        咔嚓——

        某种事物破碎的声音响起。

        一道道淡金色的,缠绕于沃里克脸部的虚幻链条破碎。

        炼金弹头——「破魔」。

        没有任何物理杀伤力,却能够破除封印与元素屏障等事物。

        而此刻夏亚所射出的破魔弹。

        其所破除的,便是那封锁在沃里克身上,让其丧失五感的魔力封印。

        伴随着那虚幻链条化为碎片消散,那被囚禁于秘银镣铐中,宛若活死人般不言不语的枯槁男人眼中忽然有了神采。

        他茫然地睁开眼睛,下一刻,便看到了那双宛若流淌熔岩般的赤金色眼眸。

        “你为什么对锡兰动手?”

        威严的,宛若皇帝般的声音响起。

        作为称号级御兽师,沃里克本该对这类威慑性技能有所抗性。

        但此刻的他被封锁了精神力,再加上本就重伤虚弱异常,毫无抵抗地便遵从那无上的指令回答了起来。

        “朱红蔷薇家族派人向我送来了密信,只要我能不留手尾地覆灭冬之花家族,便会利用在帝国的影响力帮我摆脱教国的追捕。”

        一边说着,沃里克的神情忽然变得憎恨了几分。

        不再是先前那般被「王权」所强迫的回答,而是主动开口加快了语速。

        “但博尔吉亚背弃承诺,居然为了一个该死的漏网之鱼,要把我抓回去当做笼络他的筹码,我就知道帝国这帮无耻的东……”

        沃里克的话语戛然而止。

        因为下一刻,他的胸膛便被旋转的子弹所贯穿。

        随之而来的是枪口处响彻的轰鸣声,还有那炸裂而开的巨大血洞。

        疾驰的黑弹贯穿了四五道金属桌椅,最后笔直地刻在了墙壁里,穿透入其中足足有十几厘米。

        这次是真实的弹药,来自于军部的大罪穿甲弹,也是大采购的剩余。

        之前在历史残响中夏亚没机会使用,现在可算是派上了用场。

        “不好意思,我就是伱说的那个该死的漏网之鱼。”

        夏亚环顾四周,无声地笑了笑。

        这个笑容很平淡,却让每一位被夏亚目光所触及的贵族,无论阵营立场,此刻心底皆涌现出一股冷意。

        “很遗憾,看来这个属于我的故事——”

        “并不如书中所写的那般完美。”

        ……

        求月票!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