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夏亚……哥哥?(五千大章求首订)

第六十八章 夏亚……哥哥?(五千大章求首订)

        席尔薇雅那柔软的身体在半空中坠落。

        夏亚踏前一步,将那具娇躯扶住。

        也近乎是在席尔薇雅失去意识的同时。

        那漆黑如墨的可怖阴影,便宛若潮水一般从席尔薇雅四周的虚空中奔涌而出。

        宛若漆黑的海潮,在顷刻间周遭的夜兰花海尽数笼罩。

        只是稍一触碰,那些浅紫色的花朵便宛若触碰到了什么禁忌的灾祸一般,在极短的时间内枯萎。

        然后,在千分之一个刹那之后,原本娇嫩的花瓣便风化为了无数枯黄的粉末。

        这便是寄宿在席尔薇雅体内的黄昏神力。

        在过往的人生,哪怕在睡梦里,席尔薇雅也在潜意识中压制着青铜十字架上内的暴动。

        但是这一次,席尔薇雅放弃了。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只是任由那些阴影弥散而出,占据了她的全部身心。

        看着四周那席卷而来的昏黄光芒,夏亚的面色不变。

        早在他还是二环之时,便在精神力强化药剂的辅助下解决过类似的情景。

        这一次,虽然为了后续的计划,夏亚未曾再饮用类似的透支药剂。

        但是伴随着他的实力晋升三环,解决这点失控的黄昏神力自然不在话下。

        夏亚那双漆黑的眼眸,悄无声息地映射出了三轮宛若勾玉般旋转的银月。

        「月读」发动。

        下一刻。

        一轮皎洁的月华,悄无声息地浮现在了那昏黄的浪潮之上。

        然后,在那银月光辉的照耀之下——

        原本奔涌躁动,仿佛要将世界所吞没的昏黄神力,重新一点又一点地复归平静。

        最终那昏黄的神力宛若潮水一般褪去,重新收回了席尔薇雅的体内。

        仅余下周遭那片枯萎的花海,证明着它们存在过的痕迹。

        等到周围的一切动静尽数平息,夏亚方才重新蹲下身子。

        他从「空间口袋」中取出了一瓶治疗药剂,打开瓶盖。

        将翠绿色,充满了生命气息的液体滴落在席尔薇雅的后背上。

        滴答——

        滴答——

        翠绿的液体被伤口所吸收,那汩汩流淌而出的鲜血被止住,夏亚也旋即重新收起了炼金治疗药剂。

        在他的身前,少女紧闭着双眸,陷入了深沉的昏迷状态。

        唯有那素白的娇嫩脸颊上,还留下了两道湿润的泪痕。

        “女人爱一个男人,往往要比男人爱一个女人的代价高很多……”

        “我现在,算是印证了前世的这句话吗?”

        夏亚自嘲地笑了笑。

        他伸出手,拭去了席尔薇雅那恬静的俏脸上,那两道未曾干涸的泪痕。

        紧接着,夏亚蹲下身子,将昏迷中少女的躯体以公主抱的方式抱在了怀中。

        “闪闪。”

        “唧!(了解!)”

        魂约空间中,早已等候多时的小金丝猴迅速带着夏亚发动了「闪现」。

        晨星丘陵上的两道身影迅速消失不见,以极其微小的间隙,向着山下的方向跃迁而去。

        苍庭王都。

        那里,方才是苍庭古国这一历史残响的最终幕。

        同样,那里也是夏亚所将要奔赴的舞台。

        燃烧着烈焰的幕布已然揭开。

        来自于西大陆各处——

        怀揣着不同立场,不同目的,不同心思的人们在王都之中汇聚,只为了争夺那被称呼为“黄昏”的神之权柄。

        你方唱罢。

        我登场。

        ……

        西大陆,黄金平原。

        白银城,白垩高塔本部。

        “你要去长眠位面?”

        白塔大图书馆管理者,有着「寂静歌者」称号的伊丝维妲重复了一遍菲欧伦的话语。

        那平日淡漠的脸庞上,极为少见地浮现出了意外的神色。

        “菲欧伦,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

        “长眠位面,那可是……”

        “我就是因为知道长眠位面的秘密,所以才这么着急从弗雷斯塔帝国赶回来的。”

        菲欧伦直接打断了伊丝维妲的言语。

        她挥了挥手,将身后那只散发出无穷龙威的黑鳞亚龙收回了魂约空间之中,清冷的眸子中带着些许的急切之色。

        “伊丝维妲,伱还记不记得,塔主大人她沉睡之前所留下的言语。”

        伴随着菲欧伦的这句话出口,伊丝维妲的目光,一点点地变得凝重了起来。

        “你是说,是有关于苍庭的事情?”

        “没错。”

        宏伟高塔的前方,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片刻的静默之后,伊丝维妲方才再次开口。

        只是,这次她的话语很犹豫,带着斟酌的意味:“你要想清楚,如果你所带来的信息只是误报的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是塔主大人她唯一的禁脔,倘若只是虚惊一场,那么你可能再也回不了白塔了。”

        “我本来也就没想回归白塔,副塔主冕下。”

        菲欧伦洒脱地笑了笑:“这次回来报信,也仅仅只是为了报答白塔将我抚养长大的恩情而已,没有别的企图。”

        伊丝维妲在菲欧伦那漆黑的金属面具上停留了许久。

        良久之后,她方才轻声开口:“好。”

        伴随着话语出口,在旁人看来,白塔周遭的广场上依旧风平浪静,无事发生。

        但是,此时此刻——

        在菲欧伦的眼中,这处空间之中,已经弥漫起了一道又一道的空间波动。

        然后,在极短的时间之内。

        空间波动转化为了一道道凌厉的裂痕,最终汇聚为了无色无形,常人难以观测却巍然而又庞大的空间风暴。

        下一刻。

        漆黑的天幕上出现了一道道晶莹的碎痕。

        主物质位面的界壁显现出缺漏。

        出现了一道转瞬即逝的,通往维度深渊的裂缝。

        击穿主物质位面与维度的屏障,这一般是传奇强者方才可以掌握的专属能力。

        此刻的「寂静歌者」伊丝维妲,也是依靠着她身在白塔主场,身为白塔副塔主的权柄方才能够完成这般伟业。

        看着那扭曲的维度间隙,菲欧伦没有犹豫,直接迈步进入其中。

        维度裂隙中,到处都是纷乱的空间乱流,只要走错一步,那么哪怕是称号级的御兽师也可能在顷刻间饮恨当场。

        菲欧伦平静心神,顺着那若有若无的牵引,穿越一道又一道空间裂痕。

        有万千位面的残影在她的身旁虚幻显现,却都被菲欧伦所视而不见。

        几个呼吸之后,那扭曲的空间乱流还有繁杂的位面投影皆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绚烂却又低沉的黄昏。

        那是一方有着万千高塔,无数宫殿还有层层叠叠巍峨城墙的建筑群。

        建筑群落笼罩在深沉的黄昏光辉之中,恢弘而华丽,像极了古老神话之中,那泰坦巨人族所居住的王庭。

        菲欧伦深吸了一口气,那金属面具下的美眸中闪过了一丝凝重之色。

        她未曾召唤出自己惯常使用的坐骑黑鳞亚龙,而是一步步地走进了那片被黄昏所笼罩的宫殿群中。

        菲欧伦很清楚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是一个,以一人之力所开辟而出的全新位面。

        外界的人们都以为,那位在五百年前建立起了三塔之一的白垩高塔,在极短的时间内宛若彗星一般崛起的「苍银魔女」,早已经被埋葬在了岁月之中。

        这也是合情合理的猜测。

        毕竟按照目前极少数可考证的资料,那位苍银魔女的种族是纯血人类,而并非是那些长生种。

        哪怕是抵达了传奇的位阶,但还是会受到种族寿命的限制。

        再加上「苍银魔女」席尔薇雅.布伦斯塔特已经足足数百年未曾有过出手的记录,哪怕是在一些强大势力的情报库中,也已经将她的档案给标记为了「失踪」。

        也许是寿命耗尽、也或许是在探索星界或灵界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

        再或者干脆就是迷失在了维度深渊与虚空的夹缝之中,虽然还活着,但也永远不可能再回归西大陆,对西大陆上的人们而言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西大陆的历史中,这样失踪的传奇可谓数不胜数。

        毕竟没有哪位传奇不渴望成神,而成神的机缘便在那遥远的星界与维度深渊之中,这是许多传奇所认可的一种观点。

        所以自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传奇强者踏上了远征星界的旅途,其中的大部分都永远不会再归来。

        但是,唯有伊丝维妲与菲欧伦这样的白塔高层,方才清楚的知晓——

        苍银魔女席尔薇雅,其实并未前往过星界与灵界。

        甚至,她在成就了传奇之座后,对于那些让无数前者趋之若鹜的成神之路,也从未有过什么想法。

        席尔薇雅一直都在西大陆。

        或者说的再准确一点,她一直都长眠在这个附属于主物质维度的次级位面当中。

        并非是如部分寿元将至的强者那般,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而选择以沉睡的方式来苟活……

        那位白塔之主,在登临传奇没多久之后,便为自己建立了这处长眠之地。

        而后来名扬天下的白垩高塔,其实最开始席尔薇雅建立的初衷,仅仅只是为她自己找看守沉眠之地的守卫而已。

        这位苍银魔女那么年轻的年龄,便选择以自我封印的方式陷入沉眠……

        就仿佛是为了在岁月长河之中——

        等待着谁归来一般。

        ……

        菲欧伦一步步朝着那片笼罩在黄昏的宫殿之中走去。

        最开始还能维持着正常人的步行速度。

        但当她真正进入宫殿之中,开始接触到那凝固的黄昏之时,菲欧伦的步伐却变得格外困难。

        额角渗出了汗珠。

        在那黄昏光芒中每迈出一步,她那眸子里的凝重之意便加重了几分。

        仿佛是有某种庞然的威势,借助那昏黄的光芒笼罩于菲欧伦的全身,让她每一次迈步都变得举步维艰。

        但菲欧伦依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就这样一步步地走着。

        她穿过了用灰白石砖所铺就的宫殿地面,登上了通往宫殿上层的台阶,周遭巨大的银白石柱上,那厚厚的浮尘随着菲欧伦的到来簌簌而落。

        最终,菲欧伦的脚步停顿在了这座宫殿群落的最高层。

        在宫殿的最深处,有一道宛若幕帘一般的,浅薄的昏黄阴影。

        她穿过了那帘布般的阴影,抵达了位于宫殿最深处的王座之间。

        这是一处宽大的殿堂,巨大的玻璃窗扉之外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与星辰,却依然有淡淡的光芒将这里笼罩。

        冷清而又黯淡。

        殿堂的最中央是一方银白的王座。

        苍银王座之上,坐着一位纯银长发及腰的女人。

        她的身形窈窕,身穿一身有些破旧的漆黑纱裙。

        背后有层层叠叠的昏黄羽翼垂落而下,虚幻而又朦胧,将银发女人的大半个身体与整个苍银王座皆包裹入了其中。

        银发的女人便这样静坐在凝固的黄昏里。

        她的右臂撑住王座上的扶手,用手托着自己的侧脸,仿佛陷入了深沉的熟睡。

        在看到王座之上那道窈窕的身影之时,菲欧伦的灵魂深处,忽然浮现出了某种巨大的危机感。

        虽然那苍银王座之上的人影分明还在沉眠,却依然让她惊悚莫名,仿佛自己的性命随时都会被那凝固的黄昏所剥夺。

        作为老牌称号级御兽师,哪怕面对传奇,她本也不该如此不堪。

        看来,即便陷入了沉睡——

        但是在这五百年自我封印的长眠之中,塔主的实力,分明还在随着时间的积累不断增长……

        菲欧伦的心头忽然闪过了如此的预感。

        寻常的强者哪怕通过自我封印和沉睡延长寿命,再复苏之后也必然会实力骤减,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的恢复方才能重新达到巅峰。

        但是,此刻王座之上的那道窈窕身影,给菲欧伦所带来的压迫感,却分明要远比她以往见过的其他传奇更为恐怖。

        完全就不是一个次元的存在。

        菲欧伦不敢再把视线投向王座之上。

        她安静地低下了头,用极为恭敬的声音开口。

        “尊敬的席尔薇雅冕下。”

        “很抱歉打扰您的沉睡。”

        “但是根据您在进入长眠位面前,向白塔先辈们所下达的指示——”

        “我在弗雷斯塔帝国担任南方监察使的时候,偶然间察觉到了一处苍庭古国的遗迹被发掘。”

        “在遗迹发掘现场,我们还察觉到了历史残响出现过的痕迹,但是那处历史残响极为特殊,我们都无法进入其中。”

        “另外,有一位年轻人应当进入过苍庭古国的历史残响之中,这处遗迹的发掘也是他所最先找到线索的。”

        “他的名字叫做夏亚.埃古特。”

        “当前的年龄为十七岁,圣罗兰学院三年级生,目前已经拥有了准大师级别的战力……”

        “我怀疑,他与您所在意和追查的过往,有某种关联……”

        菲欧伦俯着身子,用极为简短的话语,迅速地将自己所掌握到的全部情报吐露而出。

        最后一个字节刚落,她的身形便迅速淡化。

        维度裂隙显现,将菲欧伦带离了这片银色与黄昏交错的银白世界,重新返回了主物质位面之中。

        这道苍银王座附近的压迫感实在太大,哪怕是一位六环级别的御兽师,所能够坚持的时间也是以秒来计算。

        菲欧伦的身影消失不见,整片被黄昏所笼罩的宫殿重新回归了难言的寂静。

        昏黄的天幕,巍峨宏伟的纯银殿堂,一切仿佛都被凝固定格。

        不知道过了多久……

        那没有一丝杂质的王座银扶手之上,一根白皙的食指,忽然微微动了动。

        凝固的黄昏里,那身穿黑色纱裙的女人依旧端坐在王座之上沉睡着。

        但是。

        在王座之间的某一处,一本古朴而陈旧的厚重古籍,忽然凭空敞开。

        那沾满了灰尘的古老书页,毫无征兆地哗啦啦翻动了起来。

        然后,定格在了其中空白的某一页。

        下一个刹那。

        一行行娟秀而又古朴的淡金色字迹,凭空在那厚重的书籍之上显现而出。

        「从自我封印的长眠中醒来,我的记忆也变得残破不堪,唯独,那份被背叛的回忆依旧刻骨铭心。」

        「查看了一下时之砂的流逝程度,主物质位面已经过去五百多年了吗。」

        「从刚才那位来访者的身上察觉到了熟悉的感觉,也就是说,我所创立的那座高塔还未覆灭?」

        「这倒是个不错的好消息,还能看到亲切的事物。」

        「我还以为等我再次醒来之时,一切都会变得沧海桑田,天翻地覆,就像我曾经的家乡那样……」

        「翻看了一下王座的记录——」

        「那个应该是出身于白塔的小姑娘,来长眠位面唤醒我的原因是因为,发现了苍庭公国遗迹上的历史残响。」

        「还有,那个历史残响的发现者……」

        那凭空书写的淡金色文字,忽然微微定格。

        紧接着。

        咔嚓——

        那苍银的王座之上,原本仿佛将光阴的流逝也一同凝固的黄昏,在刹那之间破碎而开。

        化为了无数昏黄的碎片,散落一地。

        那书籍上的文字再次浮现而出。

        但是原本娟秀而端正的淡金字迹,此刻却忽然变得潦草凌乱了起来。

        「夏亚……」

        「哥哥?」

        ——节选自《苍银魔女日记》第七百零五页,神圣历902年,寒霜之月,28日。

        七千字更新完毕,剩下的还要修一下,早上再放出。

        月票加更悬赏和月票抽奖绝赞进行中~求月票!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