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执剑者(二合一)

第三十三章 执剑者(二合一)

        弗雷斯塔帝国,深蓝领,灰白丘陵。

        监察使菲欧伦矗立在荒芜的山坡上,金属面具泛着冰冷的光泽,赤发的发丝随着吹拂荒野的风微微摇晃。

        在她的身前,那土坡之下,一片荒凉的遗迹之中,有数十道身穿制服的身影正在来回探查着。

        相比于普通的帝国军人,他们的左肩上用银线绘制着黑鹫的图案,浑身上下皆充斥着肃杀与干练的气息。

        黑鹫禁卫——

        整个弗雷斯塔帝国最为精锐的机密部队之一,仅仅只是加入禁卫的准入门槛便为三环。

        至于有资格统辖一整个黑鹫禁卫小队的禁卫长,更是全部为四环的御兽大师。

        以此刻灰白丘陵之中的黑鹫禁卫配置,都已经足以对一座普通的小城池发动攻城战——

        但此时此刻,他们却仅仅只是在安静地搜寻着这座看起来并不怎么起眼的遗迹。

        “土层的年限已经大致判断清楚了,确实是大约五百年前的残留。”

        “再根据遗迹内部的建筑物风格,残余的文字信息等细节信息加以推断……”

        “这座遗迹,应当就是当年苍庭古国王都的残留。”

        开口的是一位发须皆白,带着金丝眼镜,气质儒雅的老人。

        他的周身盘旋着几只银白色的小巧宠兽,与其他普通的兽类宠兽不同,它们的身躯有着明显的拼接口与微缩魔导法阵的纹理。

        这是出自机械师之手,虽然战斗力微乎其微,但却在勘验与辅助领域有着极大助益的人造宠兽。

        “您辛苦了,亚当斯教授。”

        面对老人,菲欧伦的语气也缓和了几分。

        她很清楚眼前这位儒雅老人的分量——

        弗洛伦学院的历史院院长,被知识都市授予了“贤者”称号的大学者,同时也是西大陆在失落历史领域的绝对权威。

        若非是皇女殿下曾经于他有恩,那哪怕是以自己帝国监察使的身份,恐怕也很难邀请到对方前来。

        “不辛苦,毕竟是那个小姑娘的要求。”

        名为亚当斯的老人随和地笑了笑,虽然看起来已经年逾古稀但依旧文质彬彬。

        “而且,哪怕抛开那份恩情不谈。”

        “于我个人而言,能够亲身参与苍庭古国遗迹的考察,也已经不虚此行了。”

        “在大约四百到六百年前,大陆上有经历过一场极大规模的混乱动荡期,我们学术界也将那段时期称为「灾厄大地」。”

        “在「灾厄大地」期间,人与人,人与兽,兽与神……应当是爆发了无数场或大或小的战争,圣者陨落,神明喋血……”

        “绝大多数文明的传承都在那场大灾变中断绝,极少数残存下来的也语焉不详。”

        “这次苍庭古国的遗迹能被发掘,对于填补上那段灾厄大地时期的空白历史,也是极大的帮助。”

        “另外……”

        老人的话语微微顿了顿:“苍庭古国,哪怕在我们学术领域内也极少被重视,仅仅只有零星的只言片语记载。”

        “确定这片遗迹所在并将其发掘出来的人是谁?”

        “能够仅仅凭借着古籍中微不足道的些许线索便找寻到这里,对方在历史与考古领域一定有着极高的造诣,甚至可能不逊色于我。”

        “福伦?塔克林?还是弗拉基米?”

        亚当斯一连说出了几位历史学术界权威的名字,但都被菲欧伦摇头否定:“他的名字叫夏亚.埃古特。”

        “夏亚?我似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亚当斯微微皱眉,开始绞尽脑汁地回忆,但很快他便听到了菲欧伦的补充:“是圣罗兰学院的学生,今年十七岁。”

        “十七岁?”

        亚当斯先是一愣,但随后便眼前一亮:“那不知道能否引荐我认识一下他?”

        菲欧伦看出了亚当斯的心中所想:“夏亚.埃古特在御兽方面的天赋,应该比在考古学上还要更为出色。”

        “另外,如果我调查没错的话,他应该已经有自己的老师了……可能是来自于极黑之塔的一位「八页」。”

        “极黑之塔的「八页」……”

        亚当斯的表情僵硬了一下,收敛起了为自己寻找一位衣钵传人的心思。

        西大陆的超凡势力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帝国、同盟、教国……这般占据了广袤疆域,拥有着万千子民,以国家为单位的庞大势力。

        如灰烬教团这般,盘踞于失落国度中,与失落兽王为盟,被西大陆各国认定为邪教的禁忌组织。

        以及独立存在,大体上维系着秩序与中立,因此不会遭受到秩序侧势力敌视的其余超凡组织。

        暗影议会与包括白垩高塔在内的三塔,便都属于后者。

        而且相比于传承历史不过数百年的白塔与红塔……极黑之塔是真正从古至今延续千年的庞然大物,传承数千年来从未断绝。

        据说在黑塔最鼎盛的时期,「八页」的议席无一空缺,每一位皆为传奇之上,以一己之力便能够抗衡整个教国。

        纵然在灾厄大地期间,黑塔的「八页」也亦遭遇了重创,但纵使如此,黑塔依然是屹立于整个西大陆顶端的存在。

        “那就算了……八页的学生我可不敢抢。”

        亚当斯苦笑了一下,他虽然在学术界的地位颇为崇高,但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位四环而已,很清楚自己的斤两。

        “不过只是认识一下应该无所谓吧。”他取出了一张镂空着数朵金色蔷薇花的名片:“请转交给那位夏亚.埃古特,就说如果有机会来知识都市的话,我会很乐意请他来弗洛伦历史院做客。”

        “我也确实想要认识一下,一位能够同时得到黑塔的八页,与皇女殿下看重的年轻人。”

        这次菲欧伦没有再拒绝,而是收起了那张名片:“我会转交给他的。”

        她的目光扫过下方的遗迹,再次开口:“两周前,这片地区爆发过「历史残响」的波动。”

        “但是在数个小时内,历史残响的波动便彻底消弭,等到我们的人赶到现场时,已经完全无迹可寻,根本无法再次进入。”

        “这里居然还出现过历史残响?”

        亚当斯有些讶然,但随即他便了然地反应了过来,若非如此,那一处古遗迹的出土也绝不会惊动菲欧伦这样地位的监察使。

        他思索了片刻,开口道:“根据我的经验,大多数历史残像其实就是简单的遗迹空间,里面会存留有一些珍贵的超凡材料,同时可能也会布设某些试炼,但总体来说没有太大的异常。”

        “不过,您所说的这种情况,哪怕是在历史残响中也极为特殊,或者说……是那个首次将历史残响触发的人很特殊。”

        亚当斯沉吟了片刻:“准确来讲,这处历史残响就是专门为他所开启的……如果不是他的到来,那么也许这处历史残响历经百年千年也不会开启,而是一直这样默默无闻地沉寂下去。”

        “他是那位创造历史残响的强者的血脉后裔?传承者?”

        “亦或者,干脆就是灵魂复苏的古人也未尝不可能。”

        亚当斯做出了几个猜测,但却不敢妄下定论,毕竟以他的阅历而言这也是极为稀少的情况。

        菲欧伦点了点头,刚想再说些什么,她的口袋中便传来了微弱的震荡声。

        她的面色郑重了几分,微微挥手,一头巨大的漆黑龙种便呼啸而下,载着她飞向了远离人群的高空。

        做完了这一切,菲欧伦方才将手伸入口袋中,取出了一枚浅蓝色的晶体,然后轻轻触碰。

        下一刻,晶体放出湛蓝色的魔力光辉,紧接着汇聚成了两道模糊的人形光影。

        这是弗雷斯塔帝国用「星界游灵」这种星界生物为媒介,直接在星界中所搭建的通信网络。

        利用了星界的特殊性,可以真正做到完全零延迟的实时通讯,用人话来讲——就是星界版本的万维网,或者说企鹅群聊。

        当然因为「星界游灵」的稀缺性,再加上培养其所需要消耗的巨大超凡材料支出,有权限使用星界通讯的人也极为稀少,即便是菲欧伦本人也极少动用。

        菲欧伦将精神力投入了其中,只发现星界通信应当早已开启,自己是半途才加入其中。

        ……

        “夏亚.埃古特,他的履历很神秘,极难追查。”

        “他十二岁时在奥术之城洛基亚短暂现身过,被黑塔八页之一,「永恒一页」海瑟薇.阿尔蒂亚诺收为了弟子。”

        “同时,这也是帝国情报库记载中,那位金精灵传奇唯一的一次收徒。”

        “十四岁时他和艾若拉一同来到了帝都,以剿灭某个下城区不法帮派缴获的两百枚莱茵金币作为起始资金,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通俗读物、奢侈品、观赏用宠兽……帝都当前流行的诸多商业市场他都有涉足,甚至其中部分新兴的品类,完全就是他自己所一手推动起来的。”

        “后来,他不知为何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考古领域之上,不但为此投入了大量的金钱,为此频繁往返于帝国境内的各大城池之间,顺带着完成了各地统辖局分部的海量悬赏任务。”

        “而且,在考古领域的分心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实力成长。”

        “以最新的情报来判断,他的宠兽应该包括了一只擅长精神系幻术的雪原貂,以及一只空间系,拥有瞬移能力的金丝猴……”

        “他和艾若拉,现在应该都已经濒临或是已经突破了二环的界限,一旦正式完成突破……那么他们两人在情报库内的战力评估都将被上调到准四环的程度。”

        “以我个人的实际观感而言,初入四环的普通大师,面对他们中的任意一人,胜算应该都不会超过五成。”

        “他们两位与其说是传奇种子,倒不如说只要不夭折,那么成为传奇对他们而言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有优雅的女声在星界通信中响起。

        似乎是察觉到了菲欧伦的加入,对方的话语停顿,然后微微拉起裙摆,向她行了一个无可挑剔的贵族礼。

        “菲欧伦冕下。”

        “你是,那位来自深渊位面的……”菲欧伦察觉到了对方的身份,有些诧异:“没想到这次连你都参与了。”

        “毕竟是在我身旁所发生的事情嘛。”对方的话语优雅依旧:“而且在伊莎黛拉殿下面前,我过往的身份就不用再提了。”

        两人简单交流了几句,很快菲欧伦便同样开始了汇报。

        她将苍庭遗迹中所收集到的信息,连带着亚当斯所做出的猜测都一并简练地陈述而出。

        末了,菲欧伦犹豫了一下,方才再次开口。

        “殿下,我想短暂地卸下监察使的职务,返回白塔一趟。”

        “塔主陷入自我封印的沉睡之前,曾经留下过只言片语,这次历史残响的出现,也许对整座白垩高塔都会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

        ……

        “可以。”

        “毕竟这是你当初宣誓追随我时,我对你的承诺。”

        这是星界通信中的第三者第一次开口。

        借助通信的模糊光影,可以分辨出这是一位有着银白色长发的少女,身穿一袭黑红相间的军服。

        而更让人瞩目的则是她那高贵而威严的气场,让见者在不由自主间忽略其年龄与容貌。

        弗雷斯塔帝国的第二皇女——伊莎黛拉.冯.弗雷斯贝尔古。

        弗雷斯塔帝国的现任皇帝已经病重多年,再加上诸多历史问题积重难返,不论是大贵族亦或者是国境内的外诸多隐秘势力早已蠢蠢欲动,渗透、内部破坏、平民暴动等事件不计其数……

        而这座庞大的国度,如今还能够在这般内忧外患的情况下维系住平衡,在诸多势力的觊觎之下不显颓势——

        可以说,其中有大半都是这位第二皇女的功劳。

        第二皇女的目光从菲欧伦身上转移,重新投向了前者:“那他十一岁之前的经历呢?”

        “具体的细节已经不可考,夏亚和艾若拉都是在进入帝都以后,方才正式进入了官方组织的视线。”

        “不过,有可靠的证据表明,他和那位艾若拉,都是出身于锡兰。”

        “锡兰?”

        银发皇女的声音中带上了几分兴致:“你是说,那个八年前覆灭的北境城池锡兰?”

        “没错,世人都以为那是一位被教国通缉,四处流窜的称号级失落御兽师所为。”

        “但是,倘若不是有人走漏风声,对方又怎么可能正好卡在锡兰刚刚抵御完一波北地兽潮暴动,城内强者尽数重伤的节点发动袭击,酿成那般屠城的惨案。”

        皇女伊莎黛拉的声音微微顿了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帝国八大誓约家族中的「冬之花」,便是在锡兰灭族的。”

        “是的。”

        “因此,再结合夏亚.埃古特年纪轻轻便表现出来的御兽师天赋,以及出类拔萃的经商头脑和圆滑的处事风格……”

        “有许多知情的势力都在猜测,他或许是那位战死兽潮的凛冬伯爵的独子,也是「冬之花」家族在那场大难中唯一的幸存者。”

        “锡兰的遗民,「冬之花」家族的唯一继承者……很有趣。”

        二皇女那清冷的眸子中带上了几分饶有兴致的意味。

        她踱了几步,高跟长靴在坚硬的地面上笃笃作响,星界通信中传来了魔导巨炮遥远的轰鸣声,这位皇女殿下竟然是在战场上所进行的星界通信。

        良久之后,伊莎黛拉方才再次开口。

        “以你个人观感而言,对夏亚.埃古特这个人的印象怎么样?”

        “怎么说呢……”

        “我知道菲欧伦冕下与殿下都猜测过,他是不是某位古代强者的灵魂复苏亦或者是取而代之。”

        “但以我的感觉,夏亚他并不像是那种城府颇深,满脑子阴谋算计的老辈人物”

        最开始那道优雅的声音微微顿了顿,似乎是陷入了回忆。

        “他很贪财,狡诈,油嘴滑舌,戏精,喜欢装傻充愣……而且是绝对的无利不起早性格。”

        “他对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主观判断,并往往会坚信自己的观点,不以任何外人的看法与舆论所动摇……从这一点来看,便代表着他极难被寻常手段所制衡与约束。”

        柔美的声音中带上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但是——”

        “倘若他决定去做一件事,那么便从未失败过,这一点在他的履历中也体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殿下想要的是一位尽职尽责,忠心耿耿,顺应您的心意执行任务的部下,那夏亚.埃古特显然并非是什么好选择。”

        “但是——结合如今帝国内忧外患的形势,我认为他也许,能够完成一些那般忠诚的平庸者所无法完成的事情。”

        “总而言之,我认为他有成为帝国的盟友,成为「执剑者」的资格。”

        “很好。”

        星界通信的影像之中,那位银发的皇女微微侧身。

        她的周身爆发出了惊人的气场,让附近的许多士兵们都不由纷纷为之侧目。

        “那么,等到边境的战事了结——”

        “我会亲自主持对夏亚.埃古特的执剑者考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