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生日快乐,席尔薇雅

第十八章 生日快乐,席尔薇雅

        席尔薇雅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那个梦里,她并非是什么大公的独生女,而仅仅只是王都里无数普通平民家庭里的一员。

        而她的母亲也并未逝去。

        冬夜的傍晚,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围坐在火炉旁享用着晚餐。

        食物的芳香在鼻间萦绕,炉火散发出温暖的热浪,让她原本寒冷的身体平添了几分温度。

        席尔薇雅有些不自觉地沉醉于其中。

        自从她灵魂深处的那尊青铜十字架第一次暴动,母亲也因此离他而去之后,席尔薇雅便再也没有睡上一次安稳觉。

        哪怕勉强入睡,也总会在午夜时分被噩梦所惊醒。

        可以说,这是她这十年以来,第一次睡得如此安稳,仿佛将一切烦恼都忘却在了脑后。

        席尔薇雅的意识一点点从深沉的黑暗中被唤醒,记忆也在逐渐复苏。

        然而,此前的记忆愈发清晰,席尔薇雅便感觉自己的内心一点点地冰冷了下来。

        我刚才,居然毫无防备地,放下所有戒备地自顾自睡着了……

        那刚才已经有了暴走倾向,还失去了我意志约束的,那个青铜十字架上的东西……

        她已经不敢想象即将面对的一切——

        遍布全身的漆黑阴影,溃烂腐化的血肉,在污染与哀嚎中逝去的生命。

        还有,那扑面而来的。

        让她无处躲藏的恶意。

        然而——

        当她将精神投向自己内心深处那枚青铜十字架时,却并没有出现席尔薇雅预想之中失控暴走的场面。

        那漆黑的阴影盘踞于青铜十字架所束缚的扭曲身影之上,正安静地起伏着。

        哪怕是平日里在席尔薇雅的全力压制之下,那些漆黑阴影也从未像此刻这般安分过。

        就仿佛,也随着席尔薇雅一同入睡了一般。

        ……

        “有些烦心事,你越是去想,那就越是会被困在死胡同里。”

        “所以在我的家乡有句老话。”

        “那就是——事已至此,还是先吃饭吧。”

        熟悉的声音在席尔薇雅的耳畔响起。

        她睁开眼睛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刚才睡梦中所感受到的那份温暖并非错觉。

        之前那个要拉着他一起跳海的少年,不知何时在海岸边用树枝与枯叶生起了篝火,上方还悬挂着两串滋滋冒油的烤鱼。

        在薪柴噼啪的燃烧声里,这团小小的篝火驱逐了冬夜的寒冷与孤独。

        对方站起了身子,将其中的一串烤鱼递给席尔薇雅,自己则将另一串凑到了嘴边。

        但很快,他的脸上便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将那串烤鱼放到了一旁。

        “我就知道,那些荒野求生节目都是骗人的,没加烧烤小料的烤鱼压根就不是给人吃的,下次得让闪闪在空间口袋里准备些调料罐了。”

        “银,这些就交给你了。”

        “嘤嘤嘤~(主人你自己制造出来的仰望星空,还是自己解决吧。)”

        少年的肩头,一只小巧的雪貂竖起了毛茸茸的长尾,用优雅的仪态拒绝了自家主人的甩锅行为。

        席尔薇雅看着眼前正在互相推锅的一人一貂,轻声开口:“那是你的宠兽吗?”

        “嗯,我的第一只宠兽。”

        “真好啊。”

        席尔薇雅黛紫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艳羡:“我父亲说绝大部分低等阶的宠兽都无法承受我灵魂深处的异常,与我契约便等同于自杀。”

        “也不知道我这辈子,还有没有成为御兽师的机会。”

        “会有的。”

        对方的回答很快,仿佛并非是在做猜测,而是在陈述一件笃定无疑的事实。

        “有朝一日,你会成为比你父亲还要强大的御兽师。”

        “是吗?”

        席尔薇雅浅浅地笑了笑。

        虽然对方的话语很天马行空,但不知为何,她却愿意去相信对方那不着边际的预言。

        片刻的沉默。

        火苗明灭不定地跃动着,照亮了这个漆黑的夜。

        许久之后,席尔薇雅轻声开口:“刚才……你为什么要跳海?”

        “当然是为了救你啊。”

        席尔薇雅捋了捋自己有些凌乱的长发:“有你这样救人的吗?拉着救助者一起跳海?”

        “因为一心赴死者是拦不住的,错过了这一次,也总还会有下一次。”

        “而唯有真正直面过死亡,方才能够理解生命的真谛。”

        在和肩头的小雪貂拉扯许久无果之后,少年最终还是苦着脸啃起了烤鱼,一边吃一边开口:“当然,所谓的救你其实是个伪命题。”

        “你体内的那个家伙,是不会放任着自己的寄宿者真正死去的,如果我的猜测没错,你对祂而言也是颇为稀有的载体。”

        “只是,那样的活着……其实也和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了吧。”

        席尔薇雅察觉到了少年话语中隐藏的含义,同时也联想到了此前深海中对方的问话:“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那你居然还敢主动接触我?”

        “知道啊,我还知道很多人都对苍庭大公的独生女畏之如虎狼,每次聚会都巴不得躲得远远的。”

        “可是,那又如何?”

        对方的回答很随意:“人的一生,如果一直活在他人的注视与舆论里,那得活的有多辛苦……简直完全不敢想。”

        他将手中吃完的烤签扔在一旁,满足地靠在了一块石头上:“在我的故乡有这样一条法律,如果精神病人在病症发作时犯罪,那么其罪行将会得以赦免。”

        “当然,这条法律有许多争议,并非那么十全十美,但我认为它的本意并没有错——”

        “向善良之人予以宽恕,对为恶者施以惩戒。”

        “所以,我想——承载了那份力量的你并非天生罪恶。”

        “你是善是恶,并不决定于你的出身,而是取决于你所做出的选择。”

        我所做出的……选择吗……

        席尔薇雅在心中重复了一遍对方的话语。

        海岸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两人就这样围坐在火堆旁烤着衣服,唯有薪柴堆还在燃烧着噼啪作响。

        不知过了多久以后,远处传来模糊的人声。

        席尔薇雅毕竟是一国大公的独生女,虽然并不怎么受欢迎,但家族内部那些忠诚于大公本人的派系还是不可能忽视她的安危。

        在发觉了席尔薇雅离家出走之后,很快便遣人找了过来。

        “那么,下次见吧。”

        “要是被那些舌根碎的人,发现公爵大小姐大半夜湿漉漉地和陌生男人在海边独处,指不定又要传出多少流言蜚语。”

        少年站起身子,抖了抖已经在火堆的作用下烤干的风衣。

        席尔薇雅犹豫了一下,略带急促的开口:“可以告诉我吗,你的名字?”

        “夏亚。”

        “夏亚.埃古特。”

        “比你大三个月,虽然是家族所收养的外姓成员……”

        “但按照年龄来说——”

        “你也可以叫我,夏亚哥哥。”

        “哦,对……差点忘记了。”

        少年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来到了席尔薇雅的身前,理了理她那被寒风吹散的栗色长发。

        然后,将一枚水晶发簪别在了她的发梢上。

        “生日快乐,席尔薇雅。”

        ……

        当席尔薇雅回过神来之时,眼前已经不见了少年的身影。

        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额间的发簪,紫水晶制成的簪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暖意。

        这是在母亲去世之后,她所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她原本想在自己成年前的最后一个冬夜里结束人生。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十七岁的生日……

        她过的,真的很开心。

        “夏亚……哥哥。”

        轻声念诵着这个有些陌生的名字,席尔薇雅拿起自己身旁那串已经凉了的烤鱼。

        她浅浅地品尝了一口,嘴角不自觉地流露出笑容:

        “确实不怎么好吃。”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