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你跳,我也跳

第十五章 你跳,我也跳

        来人看起来与自己差不多年纪,身着深色的风衣。

        在落日的余晖中,那道身影竟与席尔薇雅深夜时分少女心思中所幻想的影像一点点重合。

        只是,在顷刻之间。

        席尔薇雅便将心中那转瞬而逝的悸动所压下,微微扭头,换上了平日里那副用来伪装与保护自己的冷漠神色。

        “不要过来。”

        她很清楚自己容貌对异性的吸引力,再加上那身为公爵之女的华贵装束。

        在外人不知道席尔薇雅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吸引到来自陌生人的善意,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又有谁会拒绝去帮助一位看起来楚楚可怜,似乎是离家出走的贵族大小姐呢?

        这简直就是那吟游诗人们口中,那每一个功成名就的勇者主角所遭遇的标准开局。

        更是每一位刚出新手村的少年们所梦寐以求的桃色遭遇。

        只是——

        只要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暴露。

        那些原本温和的善意,便会在顷刻之间,化为汹涌滔天的恶意与憎恶。

        在她过往十六年的人生中,如此的剧情反转已经不止一次的上演,让席尔薇雅对此早已麻木,再也不会抱有什么无端的幻想。

        “我知道你很急,但是总之你先别急。”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来问问你愿不愿意组个搭子?”

        “搭子?”

        席尔薇雅重复了一遍这个对她有些陌生的词汇。

        “临时搭档的意思,艾博,懂吗?”

        “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你应该是来跳海的吧。”

        “所以这不是巧了吗?正好我也是来跳海的。”

        “赶趟不如赶巧,一起?”

        出乎意料的话语让席尔薇雅微微一愣。

        而也就是借着这一时的光景,少年自顾自地靠近了几步,来到了席尔薇雅的身旁。

        席尔薇雅本以为对方会趁此机会把自己从悬崖旁的危险区域给拉回来。

        但是,眼前的少年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他仅仅只是随意地在席尔薇雅身旁的悬崖边坐下,仿佛真的只是想找个人闲聊般放松。

        “为什么要跳海?”

        “……”

        似乎是察觉到了席尔薇雅的缄默,少年百无聊赖地摆了摆悬空的双腿:“只是觉得既然大家等会都要死了,那么有些秘密藏着也是藏着。”

        “与其将它们带到地狱里去,彼此之间聊聊倒也无妨。”

        出乎意料的,自从眼前的少年出现以后,席尔薇雅感觉自己原本时刻紧绷的心境松缓了几分。

        她用略显沙哑的声音开口:“因为某些原因,我不可控地害死了很多人。”

        “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无辜的人。”

        “也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将我视为憎恨与厌恶的对象。”

        话语出口,带着几分落寞和委屈。

        对于席尔薇雅而言,这几乎可以说是无妄之灾。

        自她出生之时起,那巨大的青铜十字架便伫立于她的精神海洋之中,她没有选择。

        “哦,这样。”

        并未如席尔薇雅预想一般出言宽慰自己。

        对方仅仅只是随意点了点头,便重新将目光投向了悬崖下奔涌的海潮之上。

        被如此无视,席尔薇雅的心中反倒是多出了几分表达欲。

        她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幽幽地开口:“也许,那些人说的没错。”

        “像我这样被诅咒的灾厄之女,就此无人知晓地死去,无论是对公国还是我自己而言,都是最好的结局。”

        “是吗?”

        “那你可真是个可悲的屠夫。”

        意味深长的声音在席尔薇雅的耳畔响起。

        过于直白的话语,让席尔薇雅心中的落寞与委屈更增添了几分。

        “是啊,我就是个屠夫,亲手害死了那么多人,早该被挂在绞刑架……”

        “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

        悬崖旁的少年忽然站起了身子,伸了个懒腰。

        他微微侧过身子,注视着席尔薇雅,漆黑的眸子中映射着夕阳血色的余晖。

        “既然有无数人都觉得你该去死,那么在这个法制极不完善,更没有所谓人权平权之说的时代,你本该在第一次失控时便被处死了。”

        “但是,你依然活了下来,长大到了如今。”

        “这说明,杀死你也许是许多人的念想,却绝非是全部人的期望。”

        “而我之所以说你是可悲的屠夫,正是因为当你决定自我了断的那一刻——”

        “不仅仅是你过往所波及的那些生命,你还同样葬送了其他人的生命,哪怕是你那位已经死去的母亲也不例外。”

        说罢,少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重新将目光投向了下方的格兰特海。

        “当然,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毕竟我也只是个来跳海的。”

        一边说着,他张开了臂膀,将双脚垫起,仿佛飞起来一般,拥抱着那扑面而来的狂暴海风。

        “实不相瞒,在很小的时候我看过一部电影,哦,电影就是某种用来娱乐大众的魔导影像,你可以理解为用留影法阵记录下来的戏剧演出。”

        “那部电影里有一个很经典的名场面,我一直以来都很想真真切切地尝试一遍,可惜一直没找到机会。”

        “而现在,在死之前,我可算是找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更何况……”

        少年的话语微微顿了顿。

        他转头打量了几眼席尔薇雅,然后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和我共赴黄泉的少女,比那部电影的女主角还要更为美丽。”

        “那么,说好了哦。”

        “等到我跳之后,你也要跟着跳下来。”

        “不许反悔,我这个人是很怕孤单寂寞冷的,真要反悔的话,那我就算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等等,我……”

        席尔薇雅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些什么。

        然而,还未等到她的话语说出口,席尔薇雅便看到眼前那道单薄的身形向后倾倒。

        下一刻,他便在重力的作用之下,保持着后倾的姿态倾倒下了悬崖。

        数秒之后,轻微的噗通声传来,伴随着海面上一个微小的浪花。

        当席尔薇雅回过神来,将目光投向悬崖之下时。

        回应她的,已经只剩下了正在怒吼轰鸣的格兰特海,再也寻觅不到先前那位少年的半点身影。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