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 - 恐怖灵异 - 憎恨我吧,魔女小姐!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对唔住,我系警察

第二章 对唔住,我系警察

        “大家的房间已经安排好了,时候已经不早了,大家还是早点休息吧。”

        “明天我会带大家前去学院考核,就算考核失败了也不用灰心,各位都是不到二十岁便开启了第一魂约的杰出人才,我相信军部也会对你们敞开大门。”

        名为安林娜的贵族女性声音很柔和,让这些原本有些不安的年轻人们纷纷放下了心来。

        忽然有人站起了身子,涨红着脸开口:“请恕我冒昧,安琳娜小姐!请问小姐的府中还缺下人吗?”

        安琳娜微愣了下,很快便回过了神来,用白皙的手掌微掩着笑容:“下人倒是暂时不缺,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是正好还缺一位贴身的侍卫......”

        “能成为您的侍卫是我的荣幸!”

        那名年轻人涨红着脸高声开口,也引来了身旁其他人羡慕的目光。

        他们皆出身于边境的穷乡僻壤,因为被检测出灵魂资质优秀,有着成为御兽师的潜力,所以才被族人们集资送来了大都市雷萨,以图更好的发展。

        不论是通过考核成为御兽学院的学生,亦或者是加入军部得到军方的培养,都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当然,若是能够加入贵族的府邸得到重用,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

        现场有不少年轻人都不自觉地用火热的目光望向了安林娜那曼妙的身段,暗暗咽下了一口唾沫,心中对那位第一个开口的幸运儿充满了嫉妒与羡慕。

        那可是贴身的侍卫,日日夜夜都能与安林娜小姐相处,运气好的话,就算是抱得美人归也并非妄想。

        奈何有人抢先一步开口获得了唯一的空缺职位,这些蠢蠢欲动的年轻人也只得按捺下了心中的冲动。

        安琳娜似乎并未因为那些不带掩饰的火辣目光而动怒,而是带着笑容环顾四周,轻轻地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那么,就由我来敬大家最后一杯。”

        她的话语柔美而悦耳,仿佛带着某种未知的魔力,让周围的人们心中的燥热平息,纷纷听从她的话语举起了酒杯。

        “我仿佛看见了一大群生机勃勃,排队等着被镰刀割的韭菜......”

        看着礼堂四周那一道道望向安琳娜的炙热目光,夏亚看向他们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同情。

        虽然存在着宠兽以及魔导科技,但是这个世界的民智开化程度确实还只停留在了中世纪的水平,一看就没有经历过重金求子和-8000的毒打,这么明显的杀猪盘都毫无察觉。

        这样一想,在这个世界开发一款反诈app也许会挺有前途的样子。

        一边不着边际地想着,夏亚的精神微动。

        下一刻,一道娇俏的银白色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夏亚的肩膀上。

        那一抹小巧的银白悄无声息地淡化,与窗外的夜色融为一体,未曾被任何人所察觉。

        在完成了这一切后,夏亚也同样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琉璃器皿,殷红的酒液汩汩而下。

        虽然他这些年来利用作为穿越者的头脑,又是文抄又是成功学营销地也算是坑蒙拐骗来了不少财富,甚至在暗中掌握了部分产业。

        但为了完成那个坑爹的任务,夏亚赚来的钱里大半都被填了进去,仅仅是为了发掘苍庭公国的遗址所在,近百人的考古探险队便聘请了多次,也导致了他长期处于口袋扁扁的状态。

        也正因如此,虽然并非是主要目标,但顺手为之的通缉悬赏,夏亚自然也是不会错过的。

        没办法,进了考古这个天坑,就算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

        “时候不早了,我来带大家回房休息吧。”

        环顾全场,目睹着晚宴中的每一人都饮下了酒液,安琳娜方才柔声地再次开口。

        话虽如此,她的身形却并未移动分毫,那柔美的声音中似乎夹带上了几分被强行压制的燥热情感。

        几个呼吸之后。

        嘭——

        嘭——

        这是血肉之躯与地面碰撞所发出的沉闷声响。

        并非是单一的特例,在顷刻之间,桌椅碰撞散落的凌乱声响回荡在整个大厅之中。

        “酒里有麻痹类的毒素,安琳娜小姐!有人想对您图谋不轨!”

        干涩的声音从那位最先开口获得了职位的幸运儿口中传出,他此刻已经动弹不得地倒在了地上,却还是不顾自身安危地开口警告,显然是已经以贴身护卫的身份自居。

        而回应他的,则是漠然而冰冷的眼神。

        以及,一把撕裂了脖颈处肌肤,让他的一切表情僵硬凝固的精钢匕首。

        血肉飞溅,让安琳娜原本柔美的脸庞上染上了一层不自然的红晕。

        她从那委顿倒地的尸体上抽出匕首,俯瞰着礼堂中歪斜着倒了一地的众人,眼中闪烁着不带掩饰的疯狂之色。

        “这么小便开辟了第一魂约,你们在家乡里,都是被寄予厚望的天才与精英吧。”

        “还真是让人羡慕呢......明明是一群卑贱的平民,居然也配拥有这样让人嫉妒的天赋。”

        在她的身后,漆黑的烟雾悄然弥散,汇聚为了一道宛若蝴蝶般的形体。

        由黑烟所汇聚翅膀上带着宛若白骨骷髅般的可怖图纹,与那人们印象中飞舞于花丛中的蝴蝶截然相反。

        “不过,越是天才,那么在濒死挣扎之时,那份不甘与绝望方才越是可口,不是吗?”

        整个礼堂之中变得寂静无声,那酒液中的麻痹毒已经扩散,此时的他们就连声带都已经失去控制。

        只能用惊恐而绝望的目光,注视着这位原本在他们心目中仁慈而善良的贵族小姐,手握着精钢匕首向着他们一步步走来。

        安琳娜身后那铭刻着枯骨图纹的黑蝶扇动着羽翼,有丝丝缕缕的黑雾自那些委顿倒地的身影中传来,然后尽数融入了她身后的黑蝶之中,让灵魂与自己宠兽连接的安琳娜俏脸上带上了一丝陶醉的神色。

        噩梦蝶,以他人的灵魂,恐惧与绝望等负面情绪为食粮。

        如此邪恶的宠兽,自然是为世人所不容的。

        但是在那份获得力量的快感面前,世俗的法理,亦或者是贵族的荣耀之类的东西,早已被安琳娜所抛却在了脑后。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费尽心思地伪装出一副良善的外表,收留了一批又一批没有背景却天赋出众,灵魂精纯而可口的见习御兽师。

        在这段时间来,她一直强在行压抑住本性,努力伪装出一副良善的面孔。

        而此时此刻,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刻。

        不过是一群从偏远村镇中走出的贱民而已,就算失踪了,在雷萨也没人会在意。

        如此想着,不再压抑本性的安琳娜原本优雅的步伐也变得愈发六亲不认。

        她来到了另一位倒地的身影旁,那举起的匕首刚要做些什么。

        但是紧接着,她眼角的余光,却令动作停滞在了半空中。

        ......

        安琳娜沉默地转过头,然后看向了角落里那正靠着餐桌,百无聊赖磕着瓜子的黑发少年。

        “你是谁?”

        在这次的猎物之中,这位黑发少年并不算显眼,只给她留下了沉默寡言的模糊印象。

        但是,他刚才毫无疑问也一同饮下了酒水,这是她所亲眼确认的事实。

        哪怕是高阶的御兽师,在未曾召唤宠兽提供肉体加成的情况下,也绝不可能硬抗下那迷药才对。

        可是,此时此刻,对方却确确实实地正在不紧不慢地磕着瓜子,动作优雅,似乎丝毫没有被刚才的惊天变故所影响。

        “看起来喝了很多其实滴酒未沾,这可是贵族的基本技能,一看你就没经历过酒局文化的拷打。”

        “在我们那个时代,要是没掌握这个技能,那可是会三十岁不到就变成小糖人的。”

        似乎是看透了安琳娜的心中所想,夏亚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理了理自己的衣物,然后将一枚徽章别在了自己胸前。

        “对唔住,我系警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